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出马仙摸骨阴师

出马仙摸骨阴师

九剑本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杨无缺原本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他在生下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咽了气。婴儿的死状十分诡异,身上布满了恐怖的抓痕,像被什么东西啃咬过一样。奶奶不是寻常人,她请了杨家的保家仙救了婴儿一命,他才得以活下来。长大之后,杨无缺在阴差阳错下成为了一名摸骨阴师……

主角:杨无缺,白浅浅   更新:2022-07-16 00:5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无缺,白浅浅 的女频言情小说《出马仙摸骨阴师》,由网络作家“九剑本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杨无缺原本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他在生下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咽了气。婴儿的死状十分诡异,身上布满了恐怖的抓痕,像被什么东西啃咬过一样。奶奶不是寻常人,她请了杨家的保家仙救了婴儿一命,他才得以活下来。长大之后,杨无缺在阴差阳错下成为了一名摸骨阴师……

《出马仙摸骨阴师》精彩片段

我姓杨,名无缺。

这个名字,对我来说,有点讽刺。

我连命都缺。

我刚从娘肚子里出来,就已经死了。

我浑身布满抓痕,鲜血淋漓,像是被什么东西啃咬过一样。

我能活下来,是奶奶的功劳,确切的说,是我们杨家保家仙黄先生出手救了我。

这个事,得从我奶奶的父亲,也就是我太姥爷的时候说起。

太姥爷祖上,世代贫苦,到了太姥爷这一代,穷的连稀粥都喝不上。

太姥姥一共生了八个孩子,到头来,只留下了我奶奶一个人。

我姥姥四岁那年,不知道从哪里抱回来一只黄皮子。

太姥爷勃然大怒,非要把黄皮子送走。

黄皮子是灵物,要是得罪了他,怕是会惹祸上身。

隔壁邻居家婆娘,据说因为黄皮子的缘故,成了精神不济,整日光着身子满大街蹿的疯子。

太姥爷惧怕的厉害,又是下跪,又是磕头,小声嘟囔着孩子不懂事,仙家勿怪之类的话。

太姥爷怕惹怒了黄皮子,不管奶奶如何吵闹,还是把小黄皮扔到了野外。

奇怪的是,当天夜里,那只黄皮子就自顾跑了回来,并钻到了奶奶的被窝里睡了下来。

如此三番之后,太姥爷也是没有招数,只得把黄皮子留了下来。

太姥爷说,这或许是天意,并索性认了黄皮子为保家仙。

在东北农村,很多人家都供奉着保家仙。

保家仙分为胡、黄、灰、白、柳五种,胡为狐狸,黄为黄皮子,白为刺猬,柳为蛇,灰就是老鼠。

在这五类之中,黄皮子尤其有灵性。

或许是保家仙显灵的缘故,自从认了保家仙之后,太姥爷的日子,竟然一天天的好转起来。

到了奶奶十多岁的时候,家里盖起了明亮的砖瓦房,过上了吃喝不愁的小康日子。

转眼奶奶已经十六岁,出落成了一个水灵灵大姑娘。

这我信,快六十岁的奶奶,五官依旧清秀,一看就是一等一的大美人。

奶奶非但长的好看,身材妖娆有致,性格又是和善可亲,两眼一笑,像是两潭深不见底的秋水。

据说,不少村里的小伙子,见了我奶奶一眼之后,就害了相思病,卧床不起了。

奶奶更是做的一手好针线,卖出去之后赚了不少的钱。

长相好看又能赚钱的奶奶,是我们这一片,十里八乡出挑的人物。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听奶奶说,因为上门说亲的媒人太多的缘故,我太姥爷家的门槛,都断了好几次。

不知道为何,那些上门说亲的媒婆,一进太姥爷家的门,就感觉到头晕眼花;有一个媒婆,从太姥爷家里回去后,直接一头栽倒在地,死了。

这个媒婆,正是给我爷爷说亲的王婆子。

那时候,太爷爷家境殷实,我爷爷又是个仪表堂堂的秀才,尽管出了王媒婆这档子事情,也没有妨碍我爷爷同奶奶的亲事。

太爷爷专程上门,送聘礼,定日子,一天的功夫,就把这亲事定了下来。

奶奶说,自从定下亲事之后,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是睡不踏实。

隐约看到一个模糊的黄色身影,在她身边一脸狰狞的嘶吼。

“不许嫁人,不许嫁人!”

奶奶以为是筹备婚事过度操劳的缘故,并没有放在心上。

或许是因为过度紧张,出嫁前一天晚上,奶奶整晚都睡不着。

“哼,想嫁人,没有那么容易!”

迷迷糊糊之中,奶奶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

奶奶一个激灵,快速从梦中醒来。

敲锣打鼓的声音响起,迎亲的队伍来了。

天亮了。

奶奶既紧张,又期待。

太姥姥更是一通忙乎,把早早准备好的嫁衣穿到了奶奶的身上。

本来大晴的天,突然间乌云翻滚,狂风怒吼。

奶奶心里咯噔一下,莫非,这与那叫嚷着不让她结婚的神秘黄影子有关?

吉时已到,容不得奶奶犹豫。

打扮一新的红衣新娘一出,周围顿时失去颜色。

新娘装扮的奶奶,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女一般。

屋里屋外,挤满了看热闹的村民,一时间,热闹非凡。

就在穿着大红嫁衣的奶奶,一步步走向新郎官打扮的爷爷的时候,出现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大街上,突然出现了大大小小几千只黄皮子!

那场面实在是过于壮观,以至于那么多年过去,每每提到当时的情景,奶奶总是一脸的心有余悸。

几千只黄皮子跟在奶奶的身后,后腿直立,前腿作揖,一双黄豆般的眼睛咕噜噜乱转,嘴里唧唧叫唤。

村里人哪里见过这架势,个个鬼哭狼嚎,抱头鼠窜。

甚至有几个胆子小的,当场晕厥在地。

好好的一场红事,差点变成了一场白事。

就连奶奶身上穿的那身喜服,莫名竟然变成了血色的纸嫁衣。

纸嫁衣顾名思义,是给结阴婚死去的人使用的。

所有人都吓的半死,腿都软的走不了路。

当场,太姥爷脸色大变,要不是太姥姥一直搀扶着,只恐怕我太姥爷根本撑不过那一天。

奇怪的是,过门之后,那个纠缠着奶奶的影子,从此就消失了。

自从我奶奶过门之后,太爷爷同我太姥爷家,家境迅速衰落。

短短几年的功夫,两家都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

我奶奶也曾想过,指靠着针线活养家糊口,可一拿起针线,就会头晕眼花手抖,别说做针线活,就连家务活都做不成。

更让奶奶脸上无光的是,嫁给我爷爷两年了,肚皮却是一点没有动静。

这下子,我太爷爷一家不干了。

他们都说,我太爷爷一家耍阴招,弄来一个不下蛋的鸡骗他们。

他们还说,我奶奶本来就是个好吃懒做的,根本不会什么针线活。

太爷爷把我奶奶大骂一场,并且非要逼着我爷爷写休书。

就在我奶奶收拾行李,准备回娘家的时候,这才发现,前天还一蹦三尺高的太爷爷,已经直挺挺躺在了炕头上。

太爷爷双眼惊恐,仿佛看到了什么让他惧怕的东西一般。

过了不多些日子,我奶奶就怀有身孕了。

十个月之后,我奶奶生下了一个男婴,也就是我父亲。

竟然是个浑身布满抓挠伤痕的死胎!


生我爹的那天晚上,乌云压顶,电闪雷鸣。

在咔嚓咔嚓的雷电声中,精疲力尽的奶奶,终于把孩子生了出来。

帮奶奶接生的,是村里的产婆。

本来满脸喜色的产婆,突然脸色大变。

她慌乱把孩子塞到了奶奶的怀里,浑身直哆嗦,牙齿咬的嘎达嘎达直响。

“娘啊!”

一声惨叫声响起,接生婆如同发疯一般,跌跌撞撞夺门而去,一头冲到了大雨里。

从那以后,那个接生婆就疯了。

每每见到人,接生婆都会神神秘秘的拉着别人的衣角,说老杨家生了个鬼胎。

我奶奶生的不是鬼胎,是个死孩子,也就是我爹。

孩子一声不吭,浑身血肉模糊,像是被什么啃咬过一般。

这下子,村子炸了锅。

村里人都说,我奶奶是个煞星,非但破财,更会导致家破人亡。

他们还说,因为我奶奶的缘故,杨家一脉,怕是要断子绝孙。

并且,整个村子都要跟着遭殃。

村民聚集到我爷爷家里,个个义愤填膺,非要把我奶奶赶走。

奶奶刚刚生产完毕,又因为孩子的事情,伤心过度。

被他们这么一闹,直接晕厥了过去。

那时候,太爷爷刚刚过世,太奶奶早已经不在人世,如此一来,只剩下我爷爷。

而我爷爷,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秀才,遇事只会躲避的老实人。

眼睁睁看着两个壮实大汉,闯入我奶奶的房间,我爷爷吓的缩成一团,一声都不敢吭。

就在大汉拉起躺在床上的奶奶,准备拖出去的时候,从奶奶身上,突然蹿出一团金黄色的身影,照着两个大汉就打了过去。

不等回过神来,大汉双腿一软,直挺挺跪倒在我奶奶的床前。

紧接着,一道无形的力量打出,只听哐当一声闷响,大汉已经重重摔落到了院子里的泥泞地上。

半天都没有爬起来,疼的龇牙咧嘴,嘴里叫唤个不停。

他们两个的腿,都被打断了。

村民都惊呆了。

屋子里,有三个人。

一个是昏迷的奶奶,一个是刚出生的死婴,再有一个就是吓到尿裤子的爷爷。

显然,他们三个,根本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一改原来的嚣张,个个吓的惊魂未定。

“神仙息怒,神仙息怒......·”

惊骇之余,聚集在村里的村民,慌慌张张跪倒,冲着我奶奶的房间,又是磕头又是求饶。

他们说,会用上等的香火供奉,绝对不敢再冒犯我奶奶。

以村支书为首的村民,都说奶奶身上有神灵护体。

直到屋子里的金光慢慢散去,吓的面无人色的村民,这才一一散去。

而一直昏迷的奶奶,终于醒了过来。

奶奶睁开眼睛,激动万分,紧紧抱住一动不动的孩子,说这孩子没有死。

爷爷只当奶奶受到了打击,在胡言乱语。

那孩子脸色铁青,双眼紧闭,嘴唇苍白,浑身上下血肉模糊,一点气都没有,怎么能没有死呢?

爷爷就要把孩子抱过来,他想要把孩子扔到后山的死孩子沟喂狗。

就在爷爷伸手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蹿出一只黄皮子,抬起毛茸茸的前爪,照着我爷爷的脑袋就是重重一下。

爷爷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奶奶仿佛什么也没有看到似的,拖着虚弱的身子,把装有衣服的箱子打开,从箱底翻出她结婚时候穿的那件大红嫁衣。

尽管嫁衣变成了纸糊的,可奶奶一直小心翼翼收藏着。

她将死孩子放到嫁衣里包裹起来,隔着纸衣,一双手在孩子身上来回抚摸,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等爷爷再次醒来的时候,这才发现,那孩子,竟然活了过来!正趴在奶奶的怀里,高高兴兴的喝着奶。

非但如此,孩子身上伤口,竟然也神奇般愈合了。

我爹就这么活了下来。

这事,成了十里八乡的一大奇闻。

他们都说,我奶奶苦尽甘来,我们老杨家有盼头了。

我奶奶从村民嘴里的煞星,一下子成了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太姥爷知道了这件事,慌忙跑来询问究竟。

奶奶说,救孩子的,就是当年她留下的那只黄皮子。

她晕倒的时候,黄皮子现身,亲自告诉她了救孩子的方法。

全家人一听,顿时慌了。

奶奶出嫁当天,上千只黄皮子送嫁,嫁衣变纸衣的事情,已经引的风言风语。

孩子一出生,就被抓挠的浑身伤痕,简直是闻所未闻。

孩子的身上的伤痕,会不会就是黄皮子所为?

为什么要害孩子,又跑回来救孩子?

奶奶坚定的认为,害我爹的,绝对不是那只陪她长大的黄皮子。

可到底是谁,在害我奶奶?

奶奶自己也说不上来。

我爷爷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一天没有见人影。

那天,后山上莫名起了一把火,村民说,起火的地方,是后山的山神庙。

太姥爷一听,当即脸色大变,对着回到家里来,满头满脸都是黑灰尘的爷爷,狠狠瞪了一眼。

他坐在大门口,闷头抽了一顿旱烟之后,一言不发。

他掉头就回家,不顾太姥姥的劝阻,把家里仅有的两只大公鸡抓了。

趁着天黑没有人主意,太姥爷孤身一人来到后山山林里。

后山山高林茂,到处都是乱坟岗,山沟还有一个死孩子沟,好几个村民来后山砍柴,都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这里不太平。

从那以后,别说是晚上,就连白天,村民也不敢再到山上来。

太姥爷这么做,自然有这么做的道理。

他本来就不是普通人,听奶奶说,太姥爷年轻的时候,可是个行走江湖的大师。

太姥爷身怀绝技,凭着一手摸骨救人的手艺,救人无数。

可做这一行的,算是偷窥天机吃饭,命中注定,要遭受天谴。

眼瞅着太姥姥连续生下的七个孩子先后夭折,太姥爷这才不得退隐江湖。

本来,只要我奶奶能够安然无恙,我太姥爷是绝对不会再出手。

可是,眼下家里风波不断,要是不了断此事,只恐怕后患无穷。

无奈之下,我太姥爷只得再次出山。

那天,夜黑的可怕,当太姥爷拎着两只大公鸡往后山走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嘤嘤嘤的哭声。

是婴儿的啼哭声。


后山的死孩子沟里,是夭折婴儿的聚集地。

以前那个年代,养孩子粗拉的很,生下的孩子不愿意养,用破烂被子一包,直接扔了喂狗。

好不容易投胎转世,遇到这样的糊涂爹娘,这些婴儿,自然怨念滔天。

逮住个活人,自然得折腾一番。

太姥爷早有准备。

他的身上,带了一些水果硬糖,听到婴儿的啼哭声,头也不回,直接把糖果往身后一抛!

这自然不是普通的糖果。

糖果上施展了咒语,相当于给鬼童的买路钱。

“呜呜呜......”

“咯咯咯......”

太姥爷的身后,传出一阵阵凄厉的哭声,夹杂着诡异的笑声。

紧接着,一阵厮打的声音越来越大。

这是鬼童在抢糖吃了。

太姥爷本想趁着这滚乱时候赶紧进山,可闷头走了一阵,耳边突然再次传来了鬼童的诡异哭声。

他这才发现,一直在原地打转转。

他娘的!鬼打墙!

太姥爷不由破口大骂!

人小鬼大的东西,竟然戏弄我太姥爷!

太姥爷本不愿意伤害这些鬼童,没能活下来,已经是凄凉至极,死了又只能做孤魂野鬼,这让心地善良的太姥爷,于心不忍。

太姥爷干脆从身上拿出一个皮囊。

“小的你们听好了,我张泰山本不愿与你们为敌,倘若执意阻挠,这黑狗血,可就要派上用场了。”

黑狗血对鬼魅邪祟,具有非常厉害的镇压作用,更何况,是这群本没有什么大本事的鬼童。

一声怒吼之后,嘈杂的哭声和笑声,戛然而止。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太姥爷继续前行。

太姥爷此次前行的目标,是坐落于深山老林中的黄皮子老窝。

位于后山半山腰,有一座破烂的山神庙,山神庙大门口,有一棵上百年的老槐树。

老槐树上有个树洞,黄皮子的老窝,就在这里。

我奶奶说,当年她抱回来的那只黄皮子,就是从这儿抱走的。

太姥爷先是来到了山神庙,恭恭敬敬上了三炷香之后,这才来到了老槐树跟前。

老槐树周围黑漆漆一片,是火烧过的痕迹。

太姥爷跪拜下来,对着老槐树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之后,将带来的两只大公鸡,放到了树洞之前。

“在下张泰山,斗胆惊扰了先生清净,为求保佑小女新月一家安然无恙,泰山恭请先生,成为杨家保家仙,还请先生,大人不计小人过......”

太姥爷心知肚明,这把火,定是爷爷放的了。

之所以硬着头皮,请洞内黄先生成为保家仙,实在是无奈之举。

新月就是我奶奶的大名。

太姥爷低声说完话,就听到一阵“唧唧”的叫唤声。

这语气,听起来有些不太高兴。

太姥爷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洞内仙家的意思。

求人办事,自然得有应允条件,就像是我们找工作,得知道付出劳动的报酬是多少。

太姥爷急忙说到。

“先生,只要能保佑新月一家顺遂平安,每逢初一十五,新月都会供奉上等三牲。”

这供奉,可是了不得。

三牲祭礼,是指羊头、猪头和牛头,以前的社会,也就只有地主老财做祭祀的时候,才舍得用如此昂贵的祭礼。

对于家里穷的叮当响的太姥爷来说,这三牲,可足以让他倾家荡产。

话都到了这个份上,那树洞里,传来的,仍然是不满意的唧唧声。

这可让太姥爷犯了难。

对东西都不满意,难道,是想要人?

“唧唧唧......”

就在太姥爷心里升腾起这个念头的时候,那树洞里,突然传来一阵欢快的声音。

声音柔和、动听,包含着万千喜悦。

太姥爷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当时我奶奶把小黄皮子抱回家,那黄皮子就夜夜钻我奶奶的被窝,当时我太姥爷就害怕出这档子事!

黄皮子尽管本事大,终究是精怪,属于散修仙家。

散修仙家,想要修成正果,修行期内,不得对人作乱,否则的话,会功亏一篑。

但是有一些本性歹毒的,他可不管成不成仙!不合他意,他只管由着性子乱来,岂不是会毁了我奶奶的生活?

太姥爷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强忍着怒气,忍气吞声的对着树洞小声解释。

“新月已经嫁人,好女不侍二夫;还请先生高抬贵手,要是有缘,等新月后人有姑娘出世,就许配给先生......·”

“唧唧唧......·”

好家伙,那洞内的家伙,欢欣雀跃。

这事,就算是这么定了下来,从那以后,黄皮子就成了我们杨家的保家仙。

就在爷爷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这才发现,放到老槐树洞口的两只大公鸡,早已经死翘翘了。

大公鸡的脖子上,有两排细小密实的牙印。

太姥爷不由冒出了一身冷汗。

洞内黄皮子的本事,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神不知打鬼不觉办了事。

宰杀、喝血、吃肉,一气呵成,我太姥爷却毫无察觉。

太姥爷回家之后,直接病倒。

现在看来,其实我太姥爷是因为内疚所致;要是当时,知道我爹后人是个儿子的话,我太姥爷不至于离世那么快。

等我奶奶出月子,回娘家探望我太姥爷的时候,我太姥爷,已经是奄奄一息。

太姥爷自知大限已到,瘦骨嶙峋的手,在枕头底下窸窸窣窣掏了半天,掏出两本线装泛黄古书。

古书上印着几个遒劲大字。

《摸骨笔记》

这《摸骨笔记》,向来是传男不传女,奈何到了我奶奶这辈上,只留下我奶奶这根独苗。

太姥爷留下的一句话,成了我奶奶心里的一根刺。

“新月,后人千万要生男娃......”

说完,太姥爷就与世长辞了。

因为太姥爷的过世,奶奶一直闷闷不乐。

她把太姥爷过世的原因,及摸骨神术不能传承的责任,全部归咎到自己身上来。

料理完太姥爷的后事,奶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夜不吃不喝。

爷爷急的上窜下跳,他又要带着我爹这个奶娃子,又要顾及家里家外的事情,他根本就忙不过来。

第三天上,呆呆坐在屋子里的奶奶,只听外边咣当一声闷响。

一直到了天黑,我爷爷和我爹,竟然丝毫没有动静。

我奶奶这才慌了神,拖着病怏怏的身子走了出来。

看到面前的一幕,我奶奶直接晕了过去。

我爷爷直挺挺躺在地上,头破血流。

我爹,不知去向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