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我是阎王小舅子转生成为人类被刨祖坟了

我是阎王小舅子转生成为人类被刨祖坟了

沐云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陈生出生那年,家门口发生了许多无比诡异的事情。虽然村里人明面上不说,但他知道,他们觉得他是个扫把星,把天灾人祸引到了村子里。爷爷不信邪,带他去算命,竟算出了天煞孤星命。很快,全家人接连离奇暴毙,十年祖坟被迁,他的寿衣店居然来了一个并非活人的美女。一纸婚约竟被叶家借了阳寿,留下一妙龄女鬼与他成亲!

主角:陈生   更新:2022-07-16 00:4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生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是阎王小舅子转生成为人类被刨祖坟了》,由网络作家“沐云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生出生那年,家门口发生了许多无比诡异的事情。虽然村里人明面上不说,但他知道,他们觉得他是个扫把星,把天灾人祸引到了村子里。爷爷不信邪,带他去算命,竟算出了天煞孤星命。很快,全家人接连离奇暴毙,十年祖坟被迁,他的寿衣店居然来了一个并非活人的美女。一纸婚约竟被叶家借了阳寿,留下一妙龄女鬼与他成亲!

《我是阎王小舅子转生成为人类被刨祖坟了》精彩片段

我叫陈生,是个普通人。

至少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我刚出生那年,家门口发生了许多无比诡异的事情。

那天夜里。

十几只从没见过的大黑老鼠,前脚托举过头,竟然人立站起,手里托举着死去的白猫,像是在朝拜着什么。

村里更是闹了蛇灾,各家各户的鸡在一夜之间被吃了个一干二净。

再加上那年村里闹了场瘟疫,死了不少的人。

虽然村里人明面上不说,但我家都知道,他们是觉得我这孩子是个扫把星,把天灾人祸引到了村子里。

我母亲整日以泪洗面,父亲老实本分,却因为别人说我的闲话跟人豁出去命的打,进了几次医院。

万幸的就是,我生在了一个亲人都十分疼爱我的家里。

我爷爷是个不入流的风水先生,始终不信我的邪。

带着我走了十几里路去到了远近闻名的算命先生的铺子上。

给我算命。

那先生见了我的人就脸色大变。

说我是天煞孤星命。

这孩子如果要活下去,你们全家没有一个能得善终。

爷爷那天一声也没吭,带着我就走了。

自那时起。

全家人都更加的疼爱我。

可好景不长,那算命先生的话还真的灵验了。

我母亲好端端的做饭,却一头栽进了滚烫的锅里,活生生的烫死了。

我父亲开车去镇里买东西,居然在小道儿上被一辆飞出来的大货车撞死,尸首分离。货车也彻底消失不见,警察怎么查都查不到踪迹。

可我心里清楚,那条路,从来都不过大货车......

奶奶在家诵经念佛,本来是人人都夸的长寿之相,却忽然死了。

我们发现的时候,她嘴里塞满了烧香的灰土,活活憋死的。

我家出了这么多条人命,闹得村里每家都人心惶惶。

我那时还小,便感觉到全村的人都排挤我。

恨不得把我赶出村去。

爷爷无奈,只能带着我离开村里,搬到村尾的祖宅里生活,终日不曾外出,也不见人。

因为爷爷是风水先生,平日也帮了村民不少。

我的生活才算是清净了一点。

可我十八岁那年。

爷爷也死了。

死因不明,他自己钻进了祖坟里。

至于为什么,我至今都想不明白。

没了爷爷的庇护,我只能彻底的离开村子,远走高飞,离开这个让我绝望,充满冷漠的地方。

时过几年到今天。

我在小县城里开了一家寿衣店,凭借着爷爷交给我的一点手艺混口饭吃。

日子虽然平淡,但好在没人排挤。

我内心的悲伤也慢慢隐藏起来。

这天。

我正在店里做寿衣。

忽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我接起电话。

那头传来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是陈生吗?”

“我是,你哪位?”

我一愣,因为在这个小县城里,没人知道我的全名,他们来定衣服都叫我陈老板。

知道我叫陈生的人,肯定是我心底的那个村子。

电话那头的声音变得惊喜。

“太好了,我是二蛋,终于联系上你了。”

“快回来吧,陈生,村长那个老混蛋为了一个外来的富豪腾地方,要刨了你家的祖坟呢。”

说罢,对面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似乎是不想和我有太多的联系。

我手里的寿衣掉在地上。

二蛋,是我儿时在村里唯一的玩伴,小时候智商有些低,加上父母不在村里生活,他跟着老辈过日子,难得的不嫌弃我。

他带来的消息,不会有假。

村长要刨了我家的祖坟?

我内心感觉被揭开了多年的伤疤一般疼痛。

为了不给他们添麻烦,我已经远走高飞了,可现在为什么村长还要刨我家的祖坟?

那里面躺着的都是为我而死的至亲!

那是我一辈子的伤和痛。

我陈生虽然这辈子没什么本事,但绝不能让为我而死的家人们,死后的灵魂还得不到安息。

即使再不愿意面对,这一趟我也必须回去。

至少为他们迁个坟,彻底离开那个令人伤心的地方。

可迁祖坟是个大工程,保守估计,也需要十万块钱。

我现在的寿衣店盈利勉勉强强够我自己生活,根本没钱迁坟。

除非,我能找到一个大客户。

私人订制的寿衣,我能收到几万块一件。

那种级别的有钱人,可根本不会找到我这个小破店里。

我顿时感到焦头烂额。

独自一人出来闯荡,起初也有吃不上饭的时候。

我都没觉得困难。

可现在,这十万块钱就好像是掐住了我的喉咙一般,让我呼吸困难,头脑发麻。

我活下来害死了全家,难道连他们死去的灵魂都不能保护?

一声沉重的叹息。

我想通了。

无论如何,这一次我必须要回去面对,家里的祖坟,那就是我唯一的底线。

就在这时。

寿衣店的门被推开。

走进来一位气质绝佳的美女。

完美的五官,前凸后翘的身材。

我发誓,我在这个小县城里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甚至比起明星也不遑多让了吧。

“你好,我来定做寿衣。”

美女一句话把我拉回了现实。

来活了!

我急忙站起身来,问道。

“什么人穿?”

家里的男女长辈规矩都不同,这种事情一定要问清楚。

谁知道,那美女居然说出了一个让我汗毛倒立的人。

“我自己穿。”

美女眨巴着眼睛看着我。

我倒吸一口凉气,看她的年纪不会比我大,给自己定做寿衣,太着急了点吧?

“美女,别开玩笑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

“我没开玩笑,就是我穿。”

美女居然当着我的面脱起了衣服,露出大片雪白的后背。

这是让我给她贴身量尺寸。

我脑袋一阵晕眩,忽然看到了她扔在桌上的名贵首饰。

那东西我在电视里看见过。

限量版,十几万一个。

面前的这位美女,是个有钱的主。

而且还是给自己私人订制寿衣。

我想起那十万块钱,动摇了。

现在就摆在我面前一个张口要价的机会,我必须要把握。

拿起软尺,我靠近美女的身体。

阵阵幽香传入我的鼻子。

慢慢靠近她之后,我才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不对!

这女人的身体是冰凉的,没有温度。

我再仔细的看着她,内心越来越发凉,恐怖占据了我的大脑。

这女人,压根就不是活人!


寿衣店内。

明明光天化日,我却忽然感到一阵寒意。

不由得后退了两步。

那美女扭过头来,目光奇怪的看着我。

“你怎么了?”

我吞咽了一口口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桌上的名贵首饰是真金白银的不假。

我需要钱给全家迁坟。

哪怕她不是活人,我也要办了!

这女人显然给的起十万块。

“没事,刚才忽然有些头晕。”

我不留痕迹的笑了一声,又重新走上去。

双手攀上她冰冷光滑的肌肤。

测量起来。

不得不说,这女人如果活着,绝对是个倾国倾城的角色。

我记录了她的尺码,登记她的信息。

这才知道。

美女名叫叶清水,很淡雅的名字。

叶清水很爽快的答应了十万块的寿衣价格,还准备先付我三分之一的定金。

正准备送客的时候。

我忽然看到她的面向,天庭命宫的地方隐隐有一丝黑气。

记得小时候爷爷跟我讲过。

那是至亲将要有血光之灾的征兆。

而黑气靠左,是父亲。

“姑娘,回去提醒令尊,近日不要出门了,恐有不测。”

我好心提醒。

谁知道叶清水居然勃然大怒。

“骗子!再胡言乱语,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她收回了定金,气的直接拂袖而去。

留下我尴尬的楞在原地。

这单生意明显是黄了。

接下来一天,店里都没来什么人。

我已经凑不够十万块的巨款,可事情迫在眉睫,我只能硬着头皮赶回去。

第二天,我关好店门就上了火车。

下了火车,又走了半天的山路。

那个记忆里的小山村终于慢慢浮现在我的眼前。

怀着复杂的心情。

我进入了村口。

稀奇的是,那些碎嘴子的婆娘都没在街道上坐着。

远处传来喧嚣声。

我赶过去。

正看见正看见几乎全村的人都在村里的广场上吃吃喝喝。

好不乐呵。

我在宴席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村长陈富贵。

几年不见,他胖了不少,头发也半白了。

此时陈富贵正一脸谄笑的跟一个中年男人敬酒,那男人身上有有钱人的气势,一身貂绒大衣,手指上带着的玉扳指应该不便宜。

应该就是要占我家祖坟的富豪了。

我咬咬牙,正考虑要不要上去。

陈富贵偏偏一个扭头看见了我,茫然了几秒后脸色大变。

快步走了过来。

他将我拉到隐蔽的一旁。

“陈生,我警告你,你今天回来要是敢坏我的好事,我就打断你的腿给你扔到山里去,让你自生自灭。”

满是皱纹的老脸透露着凶狠,威胁我。

我内心一横,这些人排挤了我十八年,如今还要让我全家的灵魂不得安宁。

绝不答应!

“村长,那块地是我家的祖坟,死人的地方你也敢动,就不怕遭了报应!”

我冷声道,眼神也跟着凌厉。

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唯独我家祖坟,那里面睡得都是拿命换我成长的至亲!

陈富贵见我毫不让步,脸色阴沉下来。

他都快跟城里来的富豪谈好了价格,现在回来个搅局的?

扫把星果然就是扫把星,什么事掺和进来都要搞砸。

一块死人的坟地而已,卖了就是卖了!

那城里的富豪出的可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天价,足够让他一辈子花不完的天价!

陈富贵眼中闪过疯狂,招手叫来几个村里的壮汉。

“给我打,坏老子挣钱的好事,打死你都不亏!”

几个壮汉一拥而上。

我大叫一声想要还手,可身子骨从小就瘦弱。

没两下就被他们踹倒在地上。

四周全是拳脚,我只能狼狈的护着自己的脑袋。

痛!

痛得我浑身的骨头都是疼的。

可我不能松口。

打死也不松口。

忽然。

一个熟悉的女声传来。

“住手!”

我感到落在我身上的拳脚少了不少,慢慢没了。

再睁开眼时。

叶清水居然护在了我的身前。

用她那瘦弱的胳膊拦住了那些壮汉。

我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

陈富贵就一脸谄媚的笑道。

“叶小姐,这小子就是一个扫把星,害死了自己的全家,我们这是替天行道。”

我听着这些话,内心早就麻木。

可害死了全家,让我始终无法释怀。

叶清水看都没看陈富贵一眼,眼神始终盯着我。

“你跟我走,事关昨天在你店里说过的事。”

我一愣,昨天在我店里?

再看她的命宫,黑气更胜。

难道是她父亲真的出事了?

我伸手抓住她冰冷的小手,勉强站了起来。

一拐一瘸的跟在叶清水的身后。

陈富贵发狠瞪着我,却也不敢对我出手了。

我心里思索着叶清水的身份,看得出来,陈富贵很忌惮她。

随后。

我就看见她在那个中年男人的耳边说了什么,两人进了一边的房车,叶清水还给我招手让我过去。

我内心升起一个念头。

难道要霸占我家祖坟这块地的,就是叶清水父女?

怀着复杂的心情,我上了房车。

里面的设施果然豪华,许多都是我没见过的玩意。

“你叫陈生是吧,求求你救救我父亲,他真的快不行了。”

叶清水一改在外的淡漠,眼眶湿润,恳求的看着我。

原来如此。

是我昨日的话应验了。

我看向叶清水的父亲,他是国字脸,看面相就是宁折不弯的人。

按理说,这样的人应该阳刚无比,正气十足。

可我在他身上感受到的,始终只有别扭。

“年轻人,如果你真能治好我的症状,我叶家必有重谢。”

叶远山一开口我就惊了。

他的声音和他的外表完全不符,听声音倒像是一个垂暮之年的老者。

叶清水脱下了叶远山身上的大衣,掀起了他的袖子。

我顿时瞳孔一缩。

叶远山的胳膊已经是一片灰青,上面还有大大小小不规则的褐色斑块。

我心里无比清楚,这是死了很久的人身上才会出现的尸斑!

可面前的叶远山,分明是一个大活人!


“这是尸斑!”

我失声叫道。

接着看下去。

我很快就发现了叶远山的不对劲。

他这种活人身上出现尸斑的情况,明显就是爷爷所说的尸气入体,而且还是十分严重的一种。

可活人尸气入体,那就代表他接近了尸体。

在场的,只有叶清水不像是活人。

我抬头对上叶清水的眼眸,她居然对我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我一阵失神,浑身的汗毛倒立。

难道,她是一具尸体?

很快,叶清水的声音打断了我。

“你有办法救我的父亲么?”

我想起这两人的身份,也依稀记得爷爷的遗物里有解决的方法。

“我可以试试,但我今天回来是为了守住我们家的祖坟的。”

话音一落。

叶清水就直接说道。

“没问题,只要你救了我父亲,你家祖坟的事情可以商量。”

叶远山神色复杂的看着她,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我内心有些好奇,但还是识趣的没张嘴问,下车就往祖宅走,那里存放着我一家的遗物,也是我儿时唯一的记忆。

没注意到的是,叶家父女在背后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想不到,一个躲在小县城里卖寿衣的小子,居然能治好父亲。”

叶清水神情有些恍惚。

自己能活到现在全凭父亲不顾一切的帮助,现在叶远山受到了反噬,她心痛万分。

如果活着是一种罪孽的话,她宁可去死。

叶清水不愿意再拖累父亲,可临死前,她一定要看到叶远山安然无恙的健康起来。

在她身旁的叶远山,神色晦明不定,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我顺着记忆的小路,回到祖宅。

可心脏却再一次被狠狠的刺痛了。

面前的哪里是我们家的祖宅?

明明就是一片狼藉的废墟!

我家祖宅被人砸了。

不用想都知道是谁的主意,全村除了陈富贵,没人有这么大的权力和胆子。

“啊!!!”

我痛苦的怒吼,泪水流了下来。

陈富贵几次三番的触碰我的底线,招惹我死去的家人,这个仇,我必须要报。

擦干眼睛,我冲进了满是废墟的院子里。

在石块中翻找着爷爷的遗物。

仇是要报的,但祖宅已经被砸了。

当务之急是保住祖坟,我要先把叶远山尸气入体的毛病给解决了。

终于。

我在废墟中翻出了一个破旧的,满是灰尘和泥土的小黑匣子。

那是爷爷的东西。

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房子都塌了,这小黑匣子却毫发无伤。

我用力尝试了一番,却打不开。

脑海中猛然回想起爷爷说过的玩笑话。

这小黑匣子只有我们陈家人的血能打开。

我怀着半信半疑的心情咬破了指尖,抹在黑匣子上。

惊奇的是。

这小黑匣子果然顺畅的开了。

我顾不得惊奇就看向里面的东西,是一本陈旧的道术书。

十八岁前,我经常看见爷爷翻看这本书。

可以说,爷爷的一身本事都是在这本书里学到的。

我颤抖着手翻开查看关于尸气入体的解决方法。

却没注意到。

一旁的黑匣子上,我的鲜血中存在无比奇异的神纹在流转。

最终,我找到了尸气入体的解决方法。

小心翼翼的把道术放进怀里。

去找叶清水。

一番周折,我才打听到他们住在离村子不远的旅馆里。

我赶了过去。

门口的那些黑衣保镖确认是我之后,就放我进去了。

真有钱,居然包下了整个旅馆。

我顺着楼梯找上去。

来到叶远山的房间,叶清水也在其中。

他的状态已经变得很差,那灰青色的尸斑甚至已经快蔓延到他的脖子上了。

“我已经找到了解决方法,给我拿一碗清水和一张符纸过来。”

我直接吩咐叶清水,她没有犹豫就走了出去。

几分钟就拿来了东西。

我按照道术里的记载,用自己的鲜血在符纸上画出一个怪异的符咒,用打火机点燃了扔在清水里。

然后让叶远山喝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喝了,看向我的眼神也似乎变了不少。

随后,符水见效的很快。

“真的,真的消退了。”

叶清水惊喜道,仔细观察着叶远山的皮肤。

我内心也松了口气,同时还有些自豪。

这是爷爷的道术起的作用,他在我心里一直是神通广大的角色。

叶清水没有废话,直接塞给了我一张五十万的银行卡,跟我说祖坟的事情不抢了,他们明天就会离开这里。

我彻底松了口气,紧紧的握着银行卡。

有了这笔钱,我要带着全家离开这个无情的村子。

“清水,你先出去一下。”

叶远山现在恢复了不少精神,半坐在床上。

叶清水听话的退了出去。

他看向我的眼神更加奇怪。

“陈生是吧?你挺有本事的,我问你,我女儿漂不漂亮?”

我一下子愣住了。

哪有父亲这么问的?

“当然漂亮。”

我如实回答。

他忽然爽朗的大笑了两声。

“那你愿不愿意跟我女儿定下婚约?这样的话,我还可以帮你对付陈富贵,让他后悔终生。”

“我看得出来,你跟他很不对付。”

我内心无比震惊,除非是叶远山疯了,否则他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漂亮女儿嫁给我这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

更奇怪的是,他的尸气入体虽然解决了,可他给我的感觉依旧不舒服。

“不好意思,我不能答应。”

我拒绝了他。

不仅是因为他给我的感觉不舒服,还有叶清水那个浑身没有人气的诡异女人,更重要的是,我家里的仇,我想自己报。

叶远山没有再强求,而是邀请我留下住一夜再走。

我答应下来。

第二天一早,我便赶回了村子。

身上有了五十万,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祖坟迁走。

不一会儿。

我预约的工程队就来了,可为首的居然是陈富贵。

我内心升起不好的预感。

果然,他是来找麻烦的。

“扫把星,你一回来我就没好事,叶先生为什么忽然变卦说不买了?肯定是你小子搞的鬼!”

“妈的,还找人迁祖坟?这片地方什么不是我陈富贵的人?”

“给我打,打断他的狗腿!”

陈富贵的老脸气的几乎扭曲,似乎动了他的钱就是动了他的命一般。

他身后的那些人朝我包围了过来,手里都拿着铁锹一类的工具。

我看得出来,这帮人是陈富贵的狗。

这个偏远的小村子,也不是法律能管得住的地方。

我硬着头皮,警惕的看着他们。

身后就是我家的祖坟。

绝不能退。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

一辆豪车开了过来。

叶远山和叶清水从车上下来。

“我看谁敢动我叶远山的女婿。”

平淡的一句话,直接让陈富贵的脸都变了颜色。

“叶先生,您是在开玩笑吧?这个扫把星怎么可能是您的女婿?”

他一改嚣张的姿态,在叶远山的身前点头哈腰。

啪!

叶远山直接给了他一个嘴巴子。

冷声道。

“去给我的女婿跪下道歉,不然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陈富贵浑身都在颤抖,却不敢有丝毫的忤逆。

扑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

“孩子,是村长不是人,得罪了你,求你原谅我,不要见怪。”

我看着他五颜六色的脸,内心反倒没有报仇的快感,只剩下无边的空洞。

我知道叶远山出现的目的是什么。

现在我不想是他女婿,也只能是他女婿了。

如果我再不答应,我知道我家祖坟的下场是什么。

无奈之下。

我只能做出妥协。

“我可以和叶清水签订婚约,但全村人都必须善待我家的祖坟,从此不得再打我全家人一丝一毫的主意。”

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叶远山痛快的答应。

还连带着陈富贵领着全村给我做出了保证。

我看着身边漂亮性感的叶清水,只能接受了现实。

滴血签约。

好在,他们在拿到了签约之后就没有为难我,直接离开了。

我心里不是个滋味,独自一人回到祖宅的废墟。

幸好叶家没有强迫我什么,我还能留下来修缮家里的祖宅。

这里是我和爷爷全部的回忆。

还是那个工程队,陈富贵明显从叶远山那里捞到了好处,给我格外客气。

不仅给我道了歉,还邀请我在修缮这几天去他家里住。

我内心一阵冷笑。

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不过我还是拒绝了他。

夜晚。

我独自一人在祖宅边上搭了个帐篷,守着这里,比在哪都安心。

可奇怪的是。

我从未感觉到我的身体如此虚弱过。

比我儿时还要虚弱不少。

我甚至没有力气翻身,只能躺在帐篷里煎熬。

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眼前的场景让我浑身瞬间冰冷。

差点被吓得魂都没了。

只见。

漆黑之中。

我死去多年的爷爷,肉身不腐,就躺在我的身边!

那腐朽的如同枯木的手,还紧紧的握着我的手腕!

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就直勾勾的冲着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