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醋王矜持点

醋王矜持点

咖喱火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楚念安被系统绑定,穿进自己刚刚看过的剧本中,成为一个声名狼藉的炮灰配角。系统安排给她的任务是,不停的去赚取人物好感度,给那到死都是单身狗的某位爷找对象。而且,完成任务没有奖励,任务失败没办法回家。于是,楚念安开始兢兢业业的虐白莲和绿茶,认真的给洛煜珩挑王妃。岂料,洛煜珩相中的人是她!

主角:楚念安,洛煜珩   更新:2022-07-16 00: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念安,洛煜珩 的女频言情小说《醋王矜持点》,由网络作家“咖喱火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楚念安被系统绑定,穿进自己刚刚看过的剧本中,成为一个声名狼藉的炮灰配角。系统安排给她的任务是,不停的去赚取人物好感度,给那到死都是单身狗的某位爷找对象。而且,完成任务没有奖励,任务失败没办法回家。于是,楚念安开始兢兢业业的虐白莲和绿茶,认真的给洛煜珩挑王妃。岂料,洛煜珩相中的人是她!

《醋王矜持点》精彩片段

“楚念安,你想死是不是?”

一声暴虐,楚念安吃痛了一声,痛意如潮水般翻涌而来,几近无法呼吸。

而强加在她脖颈间的力道还在一点点收紧,仿佛想要把她捏碎一般。

还没等她挣扎着睁开眼,男人甩手就将她扔了出去,瘦弱的身躯重重的撞在了桌角上,摔落在地。

嘶——她的黑山老腰啊,踏马哪个瘪犊子敢扔她!

“唰”得一下睁开了双眼,可一张陌生的俊脸映入眼帘,让她微微一愣。

紫金玉冠将他黑发束起,斜飞的剑眉下一双凤眸,宛若翱翔与苍穹的雄鹰般深邃锐利,好似世间万物皆逃不过他的眼底,不过现在眸底染上了丝丝腥红,他周身的气场更是令人望而生畏。

这男人生得极为俊美,面若寒冰时像是被遗落在人间的谪仙,叫人可望而不可即,面带怒色时像是脚踩曼陀罗之花而来的地狱罗刹,令人恐惧而为之战栗。

不过他身上的衣服着实古怪,像是在古代所穿的服饰,上面还绣着繁琐的花纹,还有这古香古色的房间,带着几分奢华。

楚念安揉了揉腰站起了身,左右环顾了一圈,难道……她上次试镜的戏通过了?!

楚念安瞬间眼前一亮,看这眼前的架势,不由得越发的确定方才自己内心的想法,捂着腰走到洛煜珩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

心想这剧组还挺大手笔,这男人全身上下加起来就算是租,那一天也得不少钱,简直就是行走的人民币啊。

“兄弟,你这演的是哪位啊,上次试镜我好像没见过你?”

“放肆!本王——”

“哦,我知道了,”楚念安恍然大悟了一声,“就是那个剧里最后死得很惨的,叫什么,洛煜珩,对不对!”

洛煜珩:?

这女人又在发疯说什么鬼话?!

“说真的,我演过这么多部戏,虽然演得大多数都是尸体吧,但我从来都没见过长得像你这么好看的人,简直绝了!”

话音刚落,只见洛煜珩的脸瞬间变得比煤球还要黑。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几个字,几乎是洛煜珩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楚念安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就,夸你好看……”

“嘭——”

一声巨响,楚念安直接被扔出了门外!

“传令下去,楚家之女楚念安,若再敢踏入王府一步,斩!”

房间里一阵乒呤乓啷乱响,守在门外的扶影不由得扶额长叹了一声。

这已经是楚念安不知道第几次被他家王爷扔出去了,府里的人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楚念安被摔得莫名其妙,迷迷糊糊中,她只觉得自己是被一路拖着走的。

到了王府的大门外,一阵剧痛传来,楚念安觉得自己的屁股差点又要摔了个开花。

甩了甩晕乎乎的头,楚念安抬眼的那一瞬间,只听见“嘭”的一声,厚重的大门被紧紧关闭,只剩下在两侧看守的护卫,手握佩刀,对着楚念安一脸凶神恶煞。

“啧,这不是楚家二小姐吗,为什么从夜王府出来了?”

这里本就是一条去集市的必经之路,再闹出这样的动静来,虽然不敢在夜王府前围观,但路过的人们还是难免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还能为什么,她恬不知耻的偷偷翻墙进王府,被夜王殿下发现丢出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还真以为翻几次墙就能当上夜王妃呢,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经过楚念安的这道声音,鄙夷之中带着按捺不住的嘲笑。

不友善的目光一道又一道的刺向楚念安,楚念安一时有些懵逼,看来她还是赶紧走为秒,此地不宜久留啊。

快速扫了一眼四周,楚念安看见不远处的一条小胡同便赶紧窜了进去,在这小胡同的尽头是一处小树林,林子中间有处湖泊,水和潺潺。

这里几乎看不见什么人,楚念安呼了一口气,耳边可算是没有了那些叽叽喳喳的声音。

但是,很奇怪,她记得她现在生活的那个地方应该正值秋季,满地的枯叶铺了一地的金黄,现在在她眼前的却是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

“叮!系统重启成功,开始运行中~”

嗯?什么声音?!

楚念安侧着头拍了拍耳朵,可却有一道娃娃音一直在耳边回荡。

“呼,幸好在卡机之前绑定成功了,吓死本大爷了,14250……咦,你是14250?!”

楚念安扯了扯嘴角,你丫才是二百五呢。

“你是,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本大爷可是宇宙最牛逼巴拉的金手指,忒不靠谱系统!你想坐拥后宫三千美男吗,你想逆袭成为大佬吗,你想长生不老吗,只要你完成任务,奖励多多,先到先得!”

嗯,听起来,是挺不靠谱的……

“不感兴趣。”楚念安在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漠然了一声。

“那可不行,你的任务已经开始了,不感兴趣也得兴趣起来。”

得,这小词儿用的挺让人想入非非啊。

不过这好像并不是重点!

“任务?什么任务?!你们做系统的,事先都不问问当事人意见的吗?”

“问了啊,也同意了啊,可是我后来卡机了,就绑错宿主了呗,本来不该是你的,本大爷也很意外啊。不过你放心,只要你完成了任务就能回去,而且任务非常非常简单,你还记得你前不久去试镜的一部戏吗,你现在就是这部戏里的楚念安。”

作为一个热爱演戏的三十六线开外的小演员,楚念安每天的日常就是去试镜各种角色,吃的苦也不少,但这也算是家族历练的一部分。

虽然被刷下来无数次,当过最好的角色也不过是个开场前两秒就挂掉的配角,说过最多的台词也没超过一个字,但这并不能打消她的积极性。

就算只有一个字的台词可以说,就算只有两秒钟的镜头,她也会努力呈现出最好。

“当然记得啊,这部戏讲的是——”

“好了不用说了,因为本大爷卡机不仅仅绑错了宿主,连整部剧情都跟着崩塌了,知不知道剧本也没啥大用处了。”


楚念安:“……”

那你还说个毛线球球啊!

她觉得自己现在需要插根氧气管缓一缓……

剧情虽然是崩塌了,但是基本的设定忒不靠谱还是能和楚念安说清楚的,也不至于让楚念安一头雾水。

这个世界依海而成,整块大陆上被分为了多个国家。

而楚念安现在所在的地方叫凤玄国,是一个以凤凰为守护神,在众多国家之中算得上是强国之一的国家。

楚念安是富商之女,她的父亲楚寻天早些年下海经商,后来抓住了机遇,珠宝生意做的风生水起,高价聘请师傅来设计款式,受人追捧,每年都给宫里的许多娘娘和太后进贡。

不过楚家的珠宝生意能做的这么好,其中的一个原因还要得益于楚念安的姐姐楚青丝,楚青丝的手臂上有一个凤凰于飞的胎记,生来就有一双宛若凤凰般金色的羽翼,这在以凤凰为守护神的凤玄国,可是了不起的存在。

百姓们把楚青丝奉为守护神的转世,就连凤玄国的国主都亲自册封楚青丝为神女,在每年祭祀的时候,还让她取代大祭司的位置,替百姓祈福。

所以有了楚青丝守护神转世的名声在外,楚家的生意就更加火热了。

楚家一共就有楚青丝和楚念安两个女儿,相差了三岁,同父同母,若说楚青丝是一个极端的话,那么楚念安就可以说是与她完全相反的另一个极端了。

因为大女儿楚青丝给楚家带来了不少的荣耀,所以她们的母亲李秋月觉得若再生下一个孩子肯定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无上荣耀,但结果却大大相反。

楚念安出生之时便是平平无奇,李秋月翻来覆去的检查了个遍,都没有在楚念安身上看见一丁点和凤凰搭边的胎记,不服气的李秋月觉得一定是要等到楚念安再长大一些才会显现出来。

就这么过了四年,楚念安依然像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孩子,甚至还有些愚笨。没有一丁点经商的头脑,也没有鉴赏珠宝的独特眼光,可以说是不及她姐姐的千分之一。

李秋月终于忍无可忍,听说凤凰于涅盘重生,于是在楚念安五岁那年,身为母亲的她动了歪心思,亲手将楚念安扔进了火场之中。

后来楚念安被救了出来,虽然勉勉强强保住了一条命,但是左手手臂却是重度烧伤。

忒不靠谱讲到这里,楚念安将袖子往上挽了几圈,皱了下眉头。

扭曲丑陋的疤痕就像是蛆虫一般占据了将近手臂的三分之一,难以想象这竟然是这副身体的亲生母亲给留下的痕迹……

也是因为这个刺目的疤痕,让楚念安变得更加遭人嫌弃。

“那刚才的那个男人是谁,我为什么会在他房间里?”

回想起刚刚的事情,楚念安就想扶额叹息,就这么被人丢在了大街上,想这几万年来还是头一回。

“凤玄国的二皇子洛煜珩,和剧本里描述的差不多,这位你该不陌生。”

的确,剧本里写的清清楚楚,洛煜珩,端皇贵妃上官涟之子,上官家百年来出了不少赫赫有名的将军,洛煜珩更是十分优秀的继承了家族的这一基因。

他本身还刻苦好学,在三岁之前就已经读完了皇宫藏书阁中所有的兵书,八岁的时候将所有教习武的太傅逐一打败,九岁那年与车骑将军切磋五局四胜,十三岁时便掌握了凤玄国半面虎符,他的手下还有几支经过特殊训练的队伍,以一敌百不足为奇。

三岁,八岁,九岁……楚念安想了想,自己在这些年纪,好像连个人都不是……

至于为什么楚念安方才会在他的王府里,原因很简单,楚念安是痴迷洛煜珩“万千少女”的其中一员,而且还是胆大不怕死的那一种。

去年在一次宴会上偶然见到了洛煜珩,第一眼就被迷了眼,失了心,偏偏楚青丝还总打着“姐姐是为你好”的幌子,从中作梗,给楚念安出了不少的馊主意。

大街上举着写着洛煜珩名字的纸大喊着非嫁不可,几次三番偷偷溜进夜王府去见洛煜珩,无一例外都被丢了出来,包括今天也是一样的,依照洛煜珩的脾气,没直接一刀把楚念安咔擦了,纯粹是因为让了楚家几分面子。

忒不靠谱说着原身干出来的这些事情,尴尬的楚念安都能用脚趾在地上扣出个三室一厅来了。

叹息了一口气,爹不疼娘不爱,自己的名声在外面也是烂的一塌糊涂,还天杀的惹上了洛煜珩,看来以后她这路属实是有些不好走。

“那我要怎么样才能回去呢?”

她也总不能一直被困在这剧本里出不去吧。

“只要集齐五个碎片,合成一把钥匙,等到通往原本世界的通道出现的时候,你就可以用钥匙进去回到你原本的世界了,碎片是不定时随机掉落的,到时候系统会自动给你方位提示。”

楚念安摩挲着下巴,觉得这任务倒是挺简单的,她应该很快就能回去了,但忒不靠谱没说完的一句话,差点让她一个趔趄栽在地上!

“通道开启的方法呢,就是让洛煜珩找到真爱,在达到某个共鸣点的那一刻,通道就会开启。”

“你特么这话是认真的?”

楚念安忍不住抽搐了几下嘴角,在原剧情里这个洛煜珩可是到死都是一只单身狗!

洛煜珩模样俊俏,但脾气却是出了名的阴晴不定,且做事一向手段残忍,把人剥皮抽筋都不在话下,就算拥有令所有女子都能为之倾倒的容颜,也没几个人敢嫁他。

剧本里还写了这丫有克妻体制,皇帝曾先后为他赐了五次婚,新娘子的花轿都还没跨进王府大门就离奇去世了,就算他真找到了真爱,还有没有命能活那也是个大问题。

楚念安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要回不去了。

“忒不靠谱,话说我要是完不成任务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剧情崩塌,无论是在这里的你,还是现实世界里的你,都将消失。”

“那我完成任务之后,会有什么奖励?”

虽然不是情愿做的任务,但该问的还是要问一问,可忒不靠谱系统却静默了一会儿。

“怎么说呢,这按理说吧,奖励会非常丰厚,可是吧,你并不是应该完成这个任务的人,这任务又不能中途退出去,所以——”


“所以说我该不会是完成任务之后什么奖励都没有吧?”

随后,忒不靠谱“嗯”了一声,楚念安顿时就炸了,“那你刚刚还忽悠我说奖励多多?”

“你能回家啊,难道回家的诱惑对你还不够吗,亲?”

楚念安真想把这丫从自己脑瓜子里薅出来暴打一顿,踏马谁发明出来的倒霉系统!

“但但但是,会有随机掉落的外挂供你使用,协助你完成任务,算作补偿。”半晌,十分欠揍的声音又弱弱的从楚念安的脑子里传了出来。

“呵,总算是说了句正经话。”

楚念安抬眼望着天边,太阳渐渐划到头顶,刺眼的光芒不由得让她眯起了眼睛。

已经快到正午了,在外面晃荡了一上午,她也该回楚府了,今天原身去找洛煜珩的这件事依然是楚青丝从中鼓动的,现在她八成正在房间里等着看笑话呢!

“那你现在有没有什么外挂,能让我立马回到楚府?”

在楚念安的印象里,楚府和夜王王府离着还有好一段距离,她被丢出来的时候身上沾了不少的泥土,头发也乱糟糟的,像是顶着一头鸡窝,她可不想以这身装扮堂而皇之的走在街上让别人继续看笑话。

忒不靠谱啧了啧舌,好似是在嘲笑楚念安的异想天开,“你任务也没做,外挂也没随机掉,我上哪给你整这个去。”

“话说回来,我要是在完成任务之前出了什么意外,死在剧情里了怎么办?”

楚念安沉默了一会儿过后,似是想到了什么,才开口问道。

这听起来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题,但忒不靠谱并没有多想。

“放心,我们做系统的,一旦绑定了宿主那就会与宿主共存亡,你要是在完成任务之前先挂了,本大爷也会跟着报废的,所以本大爷肯定不会让你死的,起码在你完成任务之前,放心!”

“哦,报废?”楚念安秀眉轻挑,忒不靠谱总觉得她又在打什么不好的念头,“所以我要是挂掉的话——”

楚念安拖长了尾音,瞄准了一旁枝干粗壮的大树,鞋子摩擦了几下地面便冲了过去。

眼看着就要一头撞死在树上,忒不靠谱险些吓成了雪花屏。

“停停停停停!本大爷都听你的,保你能安全回去。”

可是话出,楚念安并没有回应他的打算。

感受到宿主即将面临挂掉的危险,忒不靠谱把心一横,“本大爷现在就送你个外挂,咱能不能先别死!”

楚念安的动作一顿,差一点,她就要撞个头破血流,真别说,这威胁的还挺管用。

“什么外挂,说来听听,最好是给我整个什么传送啊,飞檐走壁之类的,我要求不高,现在能让我快点回楚府就行。”

“你这还叫要求不高!”忒不靠谱的声音提高了几分,语气里满满都是对楚念安的唾弃!

想他宇宙最牛逼巴拉的金手指系统竟然被这个小丫头片子威胁了,真是,真是——呜呜呜!

“嗯哼?”楚念安又重新把视线转到那棵树,一脸视死如归。

“别别别,我去买我去买,你先别死,等着我啊!”

忒不靠谱都吓麻爪儿了,生怕楚念安真要和他同归于尽。

片刻之后,忽而多了一团黑白相间的绒球滚到了楚念安的身旁。

滚着滚着,就被楚念安拦住了,楚念安疑惑了一下,蹲下身子,用手指戳了戳。

只见那团绒球,冒出来四条小短腿,又冒出来一条小尾巴,紧接着又弹出来两只耳朵。

这模样……

“忒不靠谱?”楚念安疑惑了一声,而后眼前一亮,“你竟然是只哈士奇!”

忒不靠谱崴了一下,一只小小的爪子“狠狠”的拍了下地面,“什么哈士奇,都跟你说了,本大爷是宇宙最牛逼吧啦的金手指,这只是本大爷在外界的虚拟形象而已。”

他的本体可帅了呢,当年能在外花丛中迷倒无数,只可惜后来……

“快来让姐姐顺顺毛。”

被撸毛的某系统:“……”

你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在听本大爷讲话!

“这是我给你的外挂,能让你拥有飞檐走壁的能力,也就是这里的轻功,这可是本大爷斥巨资买到的,且行且珍惜!”

说着,一颗药丸被忒不靠谱的小爪子扒拉了过去,那颗药丸形似黄豆,忒不靠谱十分深情的望了一眼,而后小瓜子快速蒙住了狗眼——啊,是心痛啊!

“轻功?听起来不错,有时间限制吗?”

“有是有,不过等到了时间限制之后估计你已经完成任务回去了,这外挂持续的时间可长了,毕竟花了本大爷,好!多!能!量!币!”

最后五个字,忒不靠谱说的是两眼泪汪汪~楚念安本来还想问问关于“能量币”的事情,可还没张嘴,忒不靠谱就消失了。

“本大爷先去待机休息一会儿,有事再叫我,”顿了一下,声音忽而变得十分语重心长,“下次,别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因为——本大爷真没钱了!”

楚念安:“……昂。”

忒不靠谱不再发声之后,恨不得整个世界都恢复了宁静。

楚念安将药丸送入了口中,就跟嚼糖豆似的,有点酸酸的,还有点甜甜的,别说,这外挂竟然还有点好吃是怎么回事?!

几乎是同一时刻,楚念安感觉到身体里有一股暖流,但这种感觉又很快消失了。

楚念安找了一个助力点,一蹬,一踩,身体便腾然而起,一气呵成!

虽然比不上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也还不错。

楚念安根据剧本中的描述,不费吹灰之力的找到了楚府的位置。

楚家到底是富贵人家,楚念安站在高处往下眺望而去,便看见了楚府内部的全面目,一眼望过去,这里面的院子大大小小的少说也得有上个六七十间,过道和小路处还有不少身穿灰色衣袍,脚蹬黑色布鞋的佣人往来。

但是别看这楚家的院子众多,其实真正住进人去的最多也就只有一半,且绝大多数都是楚家的佣人,还有一些当天当值的侍卫。

楚念安的父亲楚寻天未曾纳过妾,只有一个夫人,也就是楚念安和楚青丝的母亲李秋月。

李秋月家中是做布料生意的,人脉这方面比较广,楚寻天早些年间下海经商,但是生意做得不太景气,后来的某一天,偶然间遇到了李秋月。

如同许多狗血剧情一样,愣头青小子一眼就爱上了姑娘,而姑娘呢也是第一次这么受人追捧,社会经验还是极其不足啊,就这么内心怦怦狂跳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