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我靠抽奖继承了前夫亿万家产

离婚后我靠抽奖继承了前夫亿万家产

众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有妍被离婚了,最大的原因是她不会生孩子。触及原则问题,她当即收拾行李走人,毫不拖泥带水。她坚信,没孩子的人生照样精彩。离婚后的她被闺蜜带着天天抽奖,她简直是锦鲤体质,靠抽奖抽成了新晋富婆。有了钱,顾有妍开始计划创业,很快,她名下就有了八十万家连锁店。甚至,各种明星、大佬找上门让她帮忙。眼看她身边人越来越多,前夫江立绝红眼了,他得把前妻追回来!

主角:顾有妍,江立绝   更新:2022-07-16 00:3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有妍,江立绝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我靠抽奖继承了前夫亿万家产》,由网络作家“众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有妍被离婚了,最大的原因是她不会生孩子。触及原则问题,她当即收拾行李走人,毫不拖泥带水。她坚信,没孩子的人生照样精彩。离婚后的她被闺蜜带着天天抽奖,她简直是锦鲤体质,靠抽奖抽成了新晋富婆。有了钱,顾有妍开始计划创业,很快,她名下就有了八十万家连锁店。甚至,各种明星、大佬找上门让她帮忙。眼看她身边人越来越多,前夫江立绝红眼了,他得把前妻追回来!

《离婚后我靠抽奖继承了前夫亿万家产》精彩片段

景城。

临江别墅,书房。

“给你八千万,签字。”

江立绝无情的把一纸离婚协议甩在桌子上,声音凉薄,不近人情。

“……”

顾有妍不敢置信地盯着他。

“离婚协议”四个加黑大字十分醒目,她眼睛眨了眨,顿时泛了水光,看起来非常委屈。

“结婚一年,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

“你不会生孩子。”

江立绝微掀眼皮,言语冷漠。

短短六个字,直接在她心口上狠扎了一刀。

“你觉得江家不需要继承人吗?”

“……”

顾有妍被问的哑口无言。

“我喜欢男孩,你生不了就离。”江立绝平淡且冷漠的陈述。

顾有妍的心口又被扎一刀,她曾和江立绝一起检查过身体,都没问题,但就是怀不了。

当时,江立绝还对江父说“我愿意断子绝孙。”

现在,呵呵。

青梅竹马竟然比不上生孩子。

她还放不下。

想尝试着,做努力。

“你变得真快,还有挽回的余地吗?”顾有妍眼睛红红的问,眼神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色。

“没有。”

江立绝说的毫不犹豫。

顾有妍的眼泪顿时如断了线的珠子往下落,她伤心欲绝。

“原来如此,难怪你这些天对我这么冷漠!”顾有妍带着哭腔的质问,崩溃极了,声音都哑的难听。

“……”

顾有妍的情绪失控,和淡定自若的江立绝形成鲜明对比。

江立绝的眼神犀利的仿佛能看穿她,他平静的看着她哭。

他握着的手紧了紧。

“在一个对你没感情的男人面前哭,只会显得……”江立绝顿了下,“幼稚!”

顾有妍的狼狈躲无可躲,失望的看着他。

……

三小时后,顾有妍的情绪渐渐平静,除了心里那一阵阵的抽痛感。

她拿起钢笔,像个没灵魂的木偶,写下名字。

江立绝端详着签好字的离婚协议。

顾有妍双眼无神,声音轻的都要听不见,“离就离,各自安好。”

江立绝轻点头,“嗯,你这样很识趣,我很满意。”

“你本来就喜欢我识趣啊。我爹妈没了,已经配不上你的时候,你也坚定的跟我说结婚,你当时也认为我识趣,知道跟着你寻求保护。”

顾有妍淡淡地回道。

她也无所谓江立绝怎么说了。

不知是那句话戳进了江立绝的心里,他的脸当下就黑了,幽幽地盯着她,不怒反笑:“顾有妍,离婚后,你只有八千万,以后有困难别找我。”

“放心,我不会自取其辱的。”

顾有妍深吸一口气,她又去洗漱了一番,确定自己很利索干净才出去。

“刚离婚,你就打扮这么漂亮给谁看?”江立绝紧随其后,黑眸紧睨着她。

“谢谢夸奖,我本来就很漂亮。”

顾有妍选择性的回道,没在多看他一眼。

临江别墅区,是江立绝特意给她买下的,因为这里可以看很多风景。

以前走在这里的每一步都是幸福,现在只剩心痛。

正在忙碌的管家看到了顾有妍,立刻便凑上去,语带尊敬:“太太,我送您吧。”

“我不是江太太了,不用。”

顾有妍漠然的说道,越过他便走。

“陈叔好心送你。”江立绝跟着她走,黑眸幽深,语气凉凉的,“给你脸,你就得要。”

顾有妍停下了脚步,努力无视他伤人的话,低着的手攥紧,却没有回头,她怕她看到江立绝,心理防线会崩溃。

既然要走,也要潇洒,美美的走。

“……”

一直得不到回应的江立绝,耐心已经消失,冷笑道:“呵,陈管家,热脸贴冷屁股,你看她领你的情么?”

“顾有妍,你都没靠山了,把性子收收。”

顾有妍学着他冷笑:“你很啰嗦。”

她头也不回的离开,背影靓丽,只要不回头,就没人看到她被泪水沾湿的脸庞。

……

一回到家,打开门,便有一股饭香。

可是这次,顾有妍没食欲了。

她落寞的坐在沙发上,鞋也没换,头发凌乱,眼睛红的像兔子。

舅舅温山笑眯眯的端着饭菜出来,看到顾有妍,他就惊呆了,连忙坐在她身边,“宝贝,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这就让江立绝教训他!”

“……”

江立绝。

又是他。

她不想听这个名字。

顾有妍听的都崩溃了,呜呜呜的趴在温山怀里大哭,“舅舅,我离婚了。”

“……”

温山关切她的表情僵硬在脸上,“离了?”

“嗯,因为我不会生。”

顾有妍拿着纸巾擦脸,哭的一抽一抽的。

“那就让他在外养个女人生啊!反正你是大老婆,你怎么能离婚呢?!”温山顿时站起来教育她。

闻言,顾有妍的哭声嘎然止住,惊愕地仰视着温山:“啊?你在说什么,舅舅,我没听清。”

“我今天刚去赌输了点钱,没了江立绝,那我怎么还?顾有妍,我跟你说过多少次!要三从四德,要讨好他!”温山瞪着顾有妍,可谓是气急败坏。

“是亲舅吗?”

顾有妍问道。

“不是亲舅,谁会管你!”温山似是气急了,瞪着顾有妍,恨不得骂死她,“你从江立绝那里要不到钱,我就不会认你!”

“舅舅,到底谁管谁?这个房都是我买的,能不能讲点道理?”

顾有妍十分不悦的回怼。

“怎么?不孝女,你还要赶我出去?我这就走!你有种就别找我!”

话落,温山怒气冲冲的摔门而去。

顾有妍被响亮的摔门声吓了一跳,浑身打了个激灵。

她的舅舅总是让她很心累。

说翻脸就翻脸。

这一番吵架,顾有妍也平静了,她不允许自己沉溺在一种情绪里太久。

她伤心归伤心,离婚归离婚,日子还是要过下去。

她那嗜赌如命的舅舅还需要钱呢。

蓦地,顾有妍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飞快打开电脑查看银行信息。

此时,手机信息也跟着到来。

温山已经从银行转走了剩余的钱,包括江立绝的八千万……

顾有妍盯着信息,如遭雷劈,她反应迅速,当即电话打了过去,“舅舅,把钱转过来!我会做点生意赚……”


话音未落,温山已经把电话挂了。

顾有妍立即起身,擦干眼泪便出门寻找温山。

饭桌上的饭菜在变凉,无人在意。

顾有妍来到了温山经常去的地方,一个一个的找。

直到夜晚,寒风瑟瑟,天气越来越凉。

顾有妍穿的单薄,冷意包围,但不妨碍她一边给熟人打电话,一边焦急的寻找。

“心雪,你有我舅舅的消息吗?”

“……”

“他直接把日后的生活费拿走了!气死我了!”

“平时也就算了,这钱我还准备拿去开厂。这下倒好,一个没防住,不管什么事,都要坏在舅舅手上!”

顾有妍被气的不轻,向闺蜜抱怨。

许心雪似乎料到这事似的,气定神闲道:“还好,我不用担心了,还以为你会一直难受离婚呢。”

“你知道我离了?”

她还没告诉别人呢。

许心雪微怔,很快反应过来说道:“猜的,江立绝和文甜有过绯闻,就是没想到这么快!”

顾有妍刻意忽略“文甜”在她心里的刺痛感,“现在有比离婚重要的事情,我没功夫伤心,要尽快找到舅舅,不然他又要输光了,那就真没办法还钱了!”

“你舅舅那德行,别找他了,浪费时间,我工作这里新办了个活动,可以抽奖的,你试试手气,说不定就中大奖呢?”

“我长到现在没中过奖。”

顾有妍没好气的说道。

许心雪没忍住嘲弄了一句:“我认为,你中奖的概率比找到你舅舅的概率高。”

“……”

顾有妍如鲠在喉,悲哀的是,她无法反驳这话。

她舅的名声都坏成这样了。

“网上就能抽,我现在发你链接,明天十点就开奖,你试试吧,不会耽误多少时间,你抽完继续找,我不拦你。”许心雪平静的说道。

顾有妍吹着冷风,去买了个三明治,坐在路边,一边吃,一边拿手机操作,发现这活动完全傻瓜式操作。

她操作完就放下了手机,劳累的奔波在路上,不去找,她没法心安。

顾有妍孤独的走在夜晚的路上,凉风吹的她直打哆嗦,再加上疲累。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慢慢地,顾有妍便委屈的酸了鼻子。

深夜两点,顾有妍的手机也没电关机了,不知不觉便走向了一间酒吧,她有至尊会员卡,去这家免费的,省钱。

至于舅舅?她真的找累了,一个人铁心要走又怎么会找到,总归会回来的,希望钱没输光就好。

顾有妍这么想着,便走进去,顿时暖和了许多。

她也清醒了几分。

顾有妍轻车熟路的上二楼包间,里面有她喜欢的酒,还有舒服的圆形大床。

门打开。

入眼的景象让顾有妍怔愣在原地。

江立绝穿着黑色衬衫,纽扣都松开了一般,露出结实有力、极具诱惑力的胸膛。

他的双腿修长,尊贵的交叠着,旁边有一个性感无比的美女,正在端着红酒杯,往江立绝的嘴边递。

顾有妍突如其来的闯入,三人都是一愣,面面相觑。

江立绝不屑的眼神瞥了眼较为凌乱的顾有妍,黑眸犀利的看到她手里的会员卡,讽刺的一勾唇,“顾女士,该不会还以为这个包间是您的?”

情深时,包间里的一切装潢都是按照她的喜好置办,她早已习惯了。

“……”

“离婚还能这么蹭,老子佩服。”

江立绝眼尖的看到她的会员卡,嗤笑毫不掩饰,把顾有妍的尊严按在地上踩。

这时,他手边的美女动了动,顾有妍看清了她的容貌,她的脸顿时绿了。

在他们离婚前一个月,文甜频繁出现在江立绝的周围,人人都怀疑江立绝变心了,就她相信江立绝,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江立绝都不离不弃,怎么会变心呢?

只怪她单纯了。

顾有妍为自己争取最后的尊严,直接忽略掉文甜,看着江立绝道:“对不起了江男士,一时之间我还不习惯,卡我还你,钱也还你。”

“还的起吗?”江立绝戳穿她强装的样子,“难道你舅舅不赌了?”

“……”

顾有妍顿时像被踩中了尾巴的猫,眼神死死瞪着他。

感受到气压不对劲的文甜,她趴在江立绝身上说道:“江少,你对前妻太不温柔了,我感觉她快要气疯了。”

“那你要我怎么温柔?”

“再给她点钱吧,至少不能再蹭前夫的了,我会吃醋的。”

文甜媚眼如丝,声音能柔的掐出水,语气娇滴滴。

顾有妍听的要吐血,她正要转身就走时,沙发上有着新动静。

江立绝按着文甜在怀,薄唇附上,大手抚着她的后脑勺。

文甜的心激动的怦怦跳,躲避着吻,媚眼扫了下顾有妍,以示拒绝。

“你不是想让我给她钱吗?那就接受这个吻!”

江立绝霸道的说道。

……

后面的顾有妍听不下去,她转身就走,低头自嘲的勾唇。

亲眼所见的画面,远比记者写的稿子有冲击力。

顾有妍到了前台,二话没说就把会员卡放下,她孤独落寞的身影和酒吧格格不入。

哪怕回到家,她一夜未睡,闭上眼就能想到江立绝强吻别人的那一幕。

扰的她睡不着,顾有妍站在镜子前,憔悴的不像一个21岁的姑娘。

……

此时,包间。

没有任何想入非非的画面。

江立绝躺在顾有妍喜欢的大床上,喝着顾有妍喜欢的酒。

文甜已经穿上了昵子大衣,两人距离有些远,仿佛刚才的“亲密”是错觉。

江立绝刚喝一口酒,便摁住胸口不住的咳嗽,因为病痛,脸色愈发难看,俊美的脸庞苍白了几分。

直到文甜化完了浓妆转身进到另一个老总房间,江立绝阖眸休息。

他一定要撑到妍妍能够独当一面,保护自己的那天。

……

家里。

一夜未睡,顾有妍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

明明她还很年轻,却跟个怨妇似的。

顾有妍开始洗漱,收拾自己,为掩盖憔悴,她化了淡妆。

从卧室出来,她紧接着打开温山的门,舅舅一夜未归,真怕他出什么事,得不偿失。


她心累,孤零零坐在餐桌上,吃着最简单的早餐,习惯性拿出手机,却发现昨晚的抽奖活动已经开奖,唯一的中奖者就是她。

?!

顾有妍差点被噎到,她联系发布抽奖的负责人,“您好,请问一下,抽奖六千万现金的活动是真的吗?”

她真不信,她是非酋。

“是真的,这边一直在等您来领取,尽快吧,中午前就来,地址是您闺蜜……哦不,是盛和公司。再见。”负责人都没听她的话,慌里慌张的挂断电话。

什么她闺蜜?真奇怪。

如果不是许心雪在那边,她一定怀疑是骗子。

顾有妍去到盛和公司时,她整个人变得踌躇不定,抓紧了包,咬咬牙走进去,前台和负责人仿佛一早在等她,看到她就冲了上来。

负责人的奉承话直接拉满:“顾小姐,您往这边请。”

她纳闷,简直是被推着进去,茶水甜点早已摆放好,负责人当场转账,“顾小姐,您注意查收。”

她低头,手机信息显示已到账,顾有妍浅浅的一笑:“谢谢,这个奖金真挺多的。”

负责人笑容堆在脸上:“庆祝公司十周年,特意办的,您真是幸运。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您可以尽情享用这些小零食。”

他走的很快,生怕她追问似的。

顾有妍微微蹙眉,她突然拿起了包包离开,一字都没留下。

盛和公司的监控室,江立绝冷眼看着这一幕,对着许心雪问道:“你确定妍妍信了?你找的负责人靠不靠谱?她怎么这么快就走?”

他想多看都看不了。

许心雪纳闷地饶头,信誓旦旦地道:“负责人一定没问题,妍妍突然收到六千万,半信半疑也很正常嘛。”

“……”江立绝沉默了下说道:“嗯,那你先去工作,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解决。”

“谢谢江总。”许心雪战战兢兢的离开。

他的黑眸盯着桌上为顾有妍特意准备的小零食,还真是一口都不吃。

很久,江立绝起身,盛和的老总亲自送他,在快要上车时才停下。他亲自到停车场,亲自开车,却在出口时豪车停住,江立绝沉沉的盯住站在车前的女人,容貌深刻到他化成灰都忘不掉。

顾有妍没有畏惧,她的水眸含着不解、难过,各种复杂的情绪。

她很直接,走上前就打开他的副驾驶,直接坐上去,“江立绝,你怎么在盛和?这是我闺蜜工作的地方。”

也是她刚刚来过的地方。

她就是怀疑负责人好的不正常,特意留下等,结果在停车场看到限量豪车,十有八九就是江立绝在这里。

事实证明,猜测没错。

江立绝冷嗤道:“呵呵,我在哪里需要向你这个前妻报备?”

“……”顾有妍尽力忽略心中的刺痛感,“你不要岔开话题,就问你怎么来了?盛和跟你也不是一个行业的。”

“不是一个行业的不能来?”江立绝转眸看她,一字一字地道:“当江太太一年多,我还什么都没告诉你,真是失职。现在就告诉你,男人之间除了聊事业合作,还能聊什么。”

江立绝开始飙车,将保镖车远远甩在后面。

顾有妍抓紧安全带,她心头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你别发疯了江立绝!”

“……”

江立绝没理,径直开往一个看着名字就纸醉金迷的地方。

他强行拖拽顾有妍下车,动作粗鲁,刚打开门,一个化着耀眼浓妆的女经理直接上前,笑容媚的人骨头发酥,“江总,江太太。”

女经理只是走程序提她一下,下一秒直接无视,带着几名年轻女孩跟着江立绝。

顾有妍感觉受到浓浓的羞辱,还没公开离婚的事情,江立绝就带女人来骑脸她。

“放开我啊,疯子!”顾有妍蹙眉挣扎起来,江立绝顺势松开她,薄唇勾起,冷到心底,“怎么?还没动作,你就受不了了?”

“……”

事情根本没完。

江立绝刚坐在红色鳄鱼皮沙发上,巴结他的男人便一个接一个的凑上前,年轻女孩大胆的坐在他的腿上,倒酒,他笑容绝艳仰头喝下。

顾有妍站着,这一幕,让她眼睛渐渐发红,鼻头酸涩。

直至文甜的到来,她刚进场,西装男立刻凑上前,玩笑开的极没分寸:“文小姐,你作为小老婆来的这么晚,江总都生气了。”

文甜不怒反笑,笑容艳艳的走上前,拿起酒杯甩了过去,“什么小老婆?你可别乱说了。”

话是这样讲,文甜刚到,身边的女孩立刻挪出中间的位置。

“不愿意做小老婆,不想嫁我?”江立绝凑在文甜耳边,薄唇轻佻的勾起。

“你好坏哦!”文甜缩在他怀里,满眼甜蜜。

所有人都当顾有妍是透明人,她低低的攥紧拳,强忍泪水,转身的那一秒,她低头抹眼泪,跑的很干脆。

仿佛在她走的那一秒,包间的气氛变得不对。

江立绝仰头又喝下一杯酒后,他揽住文甜起身,笑对其他人:“各位玩的开心,失陪了。”

“要不要送送江总。”

“不必。”江立绝敷衍的应付,他走出包间,手立刻便松了。文甜早已习惯,她转头又回到包间,游走在各种男人身边。

江立绝咳了起来,他走向洗手间,镜子里的他俊美绝伦,唯独唇边的血色很深,整个人因为血迹而变得邪佞又冷血。

他伸出修长好看的手指,性感的抹下,很快恢复如常。

顾有妍一路哭的跑出去,她心里控制不住的难受,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眼睛早已久肿了。

恰巧还有人追着她发传单,她语气不大好:“不要,别找我推介。”

女孩子不大,坚持说道:“亲,您真的好好想想,市中心最好的、120平的门面,附带大型后院,现在买下只要两千万哦。”

顾有妍被迫接到传单,她狠狠的吐槽,有病吗?这种地段不都是抢着要?发传单,有没有搞错?

真是的,她现在很烦躁,谁都别跟她说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