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至尊武医

至尊武医

我是江南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六年前,因为仇家陷害,秦家几乎满门都没有逃过劫难,被一场大火烧得干净。秦辰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他的面容被毁,人生彻底毁之一旦。六年的磨砺和成长,他终于成为一代至尊,仅靠双手就可以医死人肉白骨,完全具备复仇的能力。但当他回到故土,惊奇发现,自己的妻女已经被敌人洗脑,对秦辰满心仇恨。无论亲情还是爱情,一切皆因仇家而起,他势必要尽灭仇敌!

主角:秦辰,林青夏   更新:2022-07-16 00: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辰,林青夏 的女频言情小说《至尊武医》,由网络作家“我是江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因为仇家陷害,秦家几乎满门都没有逃过劫难,被一场大火烧得干净。秦辰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他的面容被毁,人生彻底毁之一旦。六年的磨砺和成长,他终于成为一代至尊,仅靠双手就可以医死人肉白骨,完全具备复仇的能力。但当他回到故土,惊奇发现,自己的妻女已经被敌人洗脑,对秦辰满心仇恨。无论亲情还是爱情,一切皆因仇家而起,他势必要尽灭仇敌!

《至尊武医》精彩片段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爸、妈,辰儿回来了。”

一片废墟前,秦辰双膝跪地,双眸垂泪。

对着废墟处,重重磕下三个响头。

这里曾是名动江城的秦氏庄园。

六年前,秦辰被人陷害强暴无辜女子,以此为由,以楚家为首,各方势力向秦家发难,要处死秦辰。

而秦辰父母却是相信秦辰无辜,抵死相护,最终致使秦家覆灭。

秦氏庄园在一片火海中化为灰烬。

他被父母拼死相救,最终逃出江城,父母却是葬身火海之中。

这一逃就是六年。

如今归来,他要为父母报血海深仇,同样要证明自己清白。

“楚家,你们这些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年被你们视为废物的我,如今已是成为域外赫赫威名的秦皇了吧!”

跪了良久,秦辰起身,抹去眼角泪水,眼中此刻已是涌现森冷的杀意。

一位身披黑色披风的人出现在秦辰身后。

“老大,已经查到当年被你强暴那个女子的消息。”

“她叫林青夏。”

来人是秦辰的四大护法之一,名为黑龙。

听着黑龙的禀报,秦辰身躯不禁一颤。

当年,他的酒中被人下药,而后送去酒店。

而酒店的床上,则是已经躺着一个手脚被绑住的女子。

他因药性发作不受控制,像是疯了一般的撕毁着女子的衣裙,最终将女子强行占有。

而事后,看到女子像是痴傻一般的样子,秦辰满心痛苦。

特别是看到女子身下那一片殷红之时。

这不是他的本意。

他秦辰怎么会强暴一个无辜女子。

他想着弥补女子,可是紧接着就是楚家向秦家发难。

他没有机会弥补女子。

此次,归来,仇要报,林青夏他也要弥补。

“林青夏现在经营着一家名为西施的包子店......还有一个女儿......”

听到这里,秦辰身子又是莫名一颤。

她林青夏有女儿了!

不过也是,六年了,人家婚配也是正常。

也罢,自己只是弥补林青夏,并非要与她结成夫妻。

“老大,那孩子是你的。”

“什么?”

轰!

秦辰感觉整个人的情绪像是要随时爆发的火山一般。

感受到秦辰情绪的变化,黑龙眸光不禁闪烁。

作为秦辰的护法,他清楚秦辰的恐怖,一旦发怒,不说伏尸百万,也差不多少。

他急忙道:“据我们的人调查,林青夏和你发生关系之后,再没有和任何男人有过关系,那孩子的确是你的,而且为了确保消息的准确性,我们的人偷偷取了孩子的头发,还有你的进行检测,的确是你女儿无误。”

这一刻,秦辰眼中消失的泪水,再度涌现双眸之中。

当年,父母临死之时,就是与他说过,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看到他生儿育女。

可是如今他居然有了女儿。

“爸、妈,你们听到了吗?你们有孙女了,有孙女了。”

“林青夏,我秦辰欠你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啊,不过你放心,我会用余生来补偿你。”

“小黑,她们母女现在在哪儿?”

秦辰问,他无比迫切的想要见到林青夏,还有他那素未谋面的女儿。

“老大,夫人和小小姐被楚豪给抓去了。但是据我调查,林青夏恨死了你,一直想报仇,想...想杀你!她在家里挂了你的照片,每天都要用刀扎几下。”

秦辰浑身一颤,当年他虽然被陷害,可林青夏是无辜的,林青夏要报仇杀他,也是理所当然。

他现在更关心的是林青夏和女儿被抓走的事情。

楚家,又是楚家!

“楚豪,你焉敢抓我女人,抓我女儿,我必杀你!”

“人在何处?”

“帝豪会所。”

“杀!”


“给脸不要的贱货!”

“啪!”

此时,帝豪会所最豪华的套房中,全身穿着花格子衣服的楚豪,重重一巴掌将林青夏扇倒在地。

他满脸怒容。

看着头发凌乱,嘴角溢血的林青夏,楚豪眼神泛着阴冷之色道:“林青夏,别给脸不要脸,挑战本少的耐心,不想你自己性命不保,你女儿出事,你就乖乖把衣服脱了,好好服侍本少,本少心情好,或许还能放了你们。”

“楚少爷,我们无怨无仇,你为何这样对我?”

林青夏满心不解。

楚豪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非要选择自己?

楚豪嘴角溢出一丝冷笑道:“因为你被秦辰玩弄过,所以本少也想尝尝你的滋味。”

当年害秦辰时,楚豪没有想到,他那些手下抓来的女人居然这么漂亮。

不过,当年他不知道。

近日因为林青夏经营的包子店生意火爆起来,加上清丽的容貌被人称为包子西施,才是进入楚豪的视线。

最后更是得知,这个女人就是被秦辰强暴的那个,便是激起了楚豪的欲望。

秦辰!

又是秦辰!

六年前,自己就被秦辰强暴!

六年后,自己因为他还要被强暴!

秦辰,你为什么要如此害我?

为什么?

林青夏的心都在滴血。

她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六年前被秦辰强暴的画面。

她无比痛苦,泪水不断流出。

可惜,那个畜生已经葬身火海,否则,自己就是拼了命,也要杀掉那个畜生。

“楚少爷,我的命已经够苦,你行行好,放了我好吗?你的大恩大德,青夏一定铭记在心,好吗?”

林青夏跪直身子,不住向楚豪磕头哀求。

然而,楚豪不为所动。

看着林青夏,楚豪冷笑一声道:“那你就用身子报答本少吧。”

说着,他伸手要抱林青夏。

“坏蛋,不许你伤害妈妈。”

不想,在一旁眼中含着泪水的林青夏的女儿,这时像是小猛兽一般的抱住了楚豪的胳膊,照着楚豪的胳膊就是用力咬了下去。

“啊!”

楚豪发出一声惨叫,一块肉都被咬了下来。

楚豪疼的额头上青筋都是鼓了起来。

他怒不可遏。

“妈的,小崽子,你敢咬我,我弄死你。”

楚豪用力甩着胳膊,将小家伙的小小身躯猛力砸在地上。

林青夏护女心切,上前阻止,却被楚豪一脚踹开。

一下!

两下!

三下!

五下!

楚豪下狠手,摧残着小家伙,不断砸地。

小家伙不断发出痛苦的叫声,但就是死死抱着楚豪的胳膊不放开,直至最后完全没有了声音,双手才是缓缓松开。

见这一幕,林青夏眼睛都红了。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见女儿被楚豪如此殴打,她再不顾上任何后果,她疯了一般的扑向楚豪。

“妈的,贱货,你不要命了,敢反抗。”

楚豪更怒,抬脚就踹在林青夏的肚子上,将林青夏踹翻在地。

林青夏喉咙一甜,竟是吐出一口血。

楚豪抬手摸了一下被林青夏抓破的脸,他怒气更盛。

“妈的,疯女人,你这是在找死啊。”

他大步冲向林青夏,抓起林青夏的头发,就将林青夏的头重重砸在坚硬的地板上。

不知砸了多少下,林青夏头破血流,被头砸的地面处一片殷红。

林青夏当场昏迷了过去,脸上布满了绝望和泪痕。

“妈的。”

楚豪骂了一句。

“疯女人,你敢对本少动手,本少要好好的玩弄你。”

楚豪将林青夏抱到沙发上,看着林青夏此时的状态,他竟有些疯狂。

他伸手去脱林青夏的衣裙。


楚豪的手都在颤抖,伸到林青夏胸前的衣领处,只要那么一扯,林青夏的身躯就将暴露在他的眼前。

他的喉结滚动的都剧烈起来,可是楚豪突然间发现他的手居然动不了了。

而身后不知为何传来冷意,他如同被猛兽盯上一般。

他慢慢转头去看,身后竟然站着一个人。

“你...你是谁?”

来人脸上带着金属面具,形容狰狞,楚豪见到不禁猛地大惊。

“说话,你是谁?”

楚豪声音都在颤抖。

来人自是秦辰,听到林青夏和女儿被抓,他就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不过,他在六年前大火中面容烧毁,虽医治好但面容改变,他相信林青夏认不出他来,可是秦辰想着以后要出现在林青夏身边,所以,他怕林青夏通过此事猜出他的身份,干脆带上面具。

“杀你的人!”

秦辰改变声音,但依旧透着可怕的气息,令楚豪不寒而栗。

他自己这时也暗自庆幸他来的还算及时,否则,林青夏就要被楚豪这个畜生给糟蹋了啊。

他是被陷害的,可楚豪却是主动的。

性质完全不同。

他是无辜的,楚豪却是该死的。

看着沙发上昏迷着的林青夏,全身是血,秦辰除了愤怒,就是心痛和愧疚。

当年自己被陷害,伤害了她,害得她沦落到这番田地。

现在,又被这畜生如此虐待,差点被羞辱!

楚豪真是该死!

“轰!”

一念起,秦辰瞬间出手,一拳就是砸在楚豪的半边脸上,将楚豪砸飞出去。

楚豪人在半空就喷出鲜血,最后撞在套房的墙上才是停了下来。

落地不断咳着,一张嘴半口牙都是浑着鲜血掉落下来。

痛声惨叫着。

秦辰没有理会楚豪,他检查林青夏和女儿的情况。

虽然伤的重些,但有他在,很快就能恢复。

处理好林青夏和女儿这边,秦辰迈步向楚豪走了过去,眼中杀意滚滚。

还未接近楚豪,已是令楚豪全身直冒冷汗,脊背生寒。

“你想干什么?你还敢杀我不成?我可是楚豪,楚家少爷,你杀了我,你也活不了,就是这对母女也要被你连累。”

楚豪靠坐在墙上,抬头看着秦辰威胁着。

“我杀的就是你楚家人。”

秦辰语气冰冷。

楚豪愣愣看着秦辰,猜测着秦辰的身份,虽然秦辰戴着面具看不清楚面容,但是他不知为何有一种感觉,眼前这个人就是当年被害的秦辰。

他居然没有死。

“你...你是秦辰?你没有死?”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楚豪得死,而且得生不如死。”

敢如此虐待他的女人和女儿,他不会轻易杀掉楚豪,要让楚豪尝尽痛苦才行。

但秦辰没有发现的是,在楚豪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林青夏正好苏醒。

听到这个名字的林青夏,双眼死死盯着秦辰,眼睛里充满了恨意。

她悄悄看了一下,寻找趁手的东西。

这个毁了她一生的畜生,她要杀了他!

“你敢?”

楚豪怒吼。

“咔嚓!”

然而,楚豪话音刚落,秦辰抬脚就将楚豪的左肩骨头踢断。

“这一脚是为青夏的。”

秦辰心里默想。

“咔嚓!”

“这一脚是为我女儿的。”

楚豪右肩骨头尽断。

“咔嚓!”

“咔嚓!”

秦辰下重手,毫不留情,又是踢断楚豪双腿。

楚豪像是烂泥一样倒在地上翻滚,痛的死去活来。

额头上的青筋鼓着,都似要爆开一般。

“秦辰,我知道错了,你饶我一命,饶我一命吧,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你了,求你了!”

楚豪满心恐惧,不断哀求。

然而,秦辰不为所动,依旧脸色冰冷,眼中含着杀意。

他俯视着楚豪道:“你向被你害死的人去求饶吧。”

“啪!”

秦辰一脚踩出,废掉楚豪的命根。

楚豪痛苦难捱,撕心裂肺惨叫,翻着白眼,他多希望能痛的昏过去,可是就是做不到。

“秦辰,你这是自断生路,你好不容易活下来,你难道还想悲剧重演吗?”

楚豪自知求饶无用,又是威胁。

“就是不想悲剧重演,所以,我得杀你,得灭你楚家。楚豪,你运气不错,成了我向楚家复仇之战中第一个死去的楚家人,不过你放心,很快我就会让楚家的人下去陪你。”

在他父母忌日之时,就是楚家彻底覆灭之时,他要用楚家人的血来血祭他的父母。

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

这一天不远了。

看着戴着面具的秦辰在他面前蹲了下来,伸手掐住他的脖子,楚豪放声怒吼。

“不...不......”

但任楚豪如何大叫,秦辰还是扭断楚豪的脖子,结束楚豪的性命。

而,就在这时,秦辰突然间感觉到有人扑向他。

“秦辰,你这个畜生,我杀了你!”

原来竟是刚刚苏醒的林青夏,手中拿着一个花瓶,向他扑杀过来,眼中带着浓浓的杀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