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独宠作精小娇妻

独宠作精小娇妻

繁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婚礼上,准新娘跑路,作为新郎的裴少卿,却是一副事不关己,无所谓的态度。这场婚姻本就是一出闹剧,他阻止不了闹剧发生,但他能决定以什么方式收场。谁成想,慕清歌突然冒了出来,居然自荐枕席,要嫁给他做裴夫人。裴少卿突然发现慕清歌很有意思,于是,他同意这场婚礼继续,只是换了一个新娘。

主角:裴少卿,慕清歌   更新:2022-07-15 23:5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裴少卿,慕清歌 的女频言情小说《独宠作精小娇妻》,由网络作家“繁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婚礼上,准新娘跑路,作为新郎的裴少卿,却是一副事不关己,无所谓的态度。这场婚姻本就是一出闹剧,他阻止不了闹剧发生,但他能决定以什么方式收场。谁成想,慕清歌突然冒了出来,居然自荐枕席,要嫁给他做裴夫人。裴少卿突然发现慕清歌很有意思,于是,他同意这场婚礼继续,只是换了一个新娘。

《独宠作精小娇妻》精彩片段

仲夏六月。

被玫瑰花丛围绕的哥特式教堂,背后是一片宽阔的草地,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

白色的纱幔、彩色的气球、金色的阳光……

能在琼璃教堂结婚,是每个女人的梦想。

宾客熙熙攘攘已就坐,只是时辰将近,新娘却不见了。

场后化妆间里。

衣着华丽的中年妇人试探着问:“少卿,你知不知道人在哪?”

被叫住的男人半阖眸坐在一面梳妆镜前,转动着食指上佩戴的银色戒圈。

男人身穿一席白色西装,胸前佩戴的胸花上写着“新郎”字样。

男人姓裴,全名裴少卿。

作为新郎官,对于新娘跑路这事他倒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丝毫不急,面对母亲的问题,他也只是懒懒回应一声:“我哪知道?”

何青莲走近说:“我都怀疑是你们合伙耍的把戏,妈知道你不想结这婚,可你也得顾全大局啊,你快打电话把雨岚叫过来,有什么事咱们婚礼结束之后再好好商量。”

裴少卿声色低沉:“商量?婚都结了的话还有什么好商量的。”

裴文华闻言起身,脸色愤怒语气严厉道:“今天这婚结定了,没了叶雨岚随便找个女人也得结!”

“老爷……”

裴文华愤然离开,何青莲跟随其后。

推门出去的时候并没人发现躲在墙后鬼鬼祟祟的女孩。

裴少卿独自一人坐在原位,只觉耳根清静了。

这场婚姻本就是一出闹剧,他阻止不了它的到来,但他能决定用什么方式收场。

听见门边细微的声响,裴少卿没有扭头,抬眸从镜子中看到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条缝,从缝隙中看到了女孩的半张脸。

女孩的视线就这么不偏不倚和镜中的他对上,不再鬼祟,尴尬的“嘿嘿”一笑,推门走进屋。

裴少卿转动了椅子,一双劲长的腿翘着二郎腿,眸中没有什么情绪淡淡的打量着女孩。

女孩抿抿唇打破沉默:“刚才我在外面都听见了。”

“嗯?”他只是淡淡的发出了这一个字,看着她的眼神好像无声的在追问:所以呢?

女孩深吸了一口气,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一鼓作气道:“婚礼继续,我嫁给你!”

不等裴少卿回答,女孩自顾自的介绍了起来:“我叫慕清歌,唐诗慕词的慕,诗情画意的画意,无不良嗜好,懂琴棋书画会五国语言听得懂九种方言,还会做点饭,”

裴少卿怔住,盯着女孩看了几秒,发问:“高中生?”

慕清歌皱眉头,伸手比了个二说:“大二了!”

裴少卿:“才二十?”

女孩不满反驳:“不小了!”

她话音刚落,就见裴少卿的视线下移落在了她胸前:“也不大。”

慕清歌面色一红,下意识的挺了挺胸脯,然后就在心里想,她暗恋的男人原来是这样的人!

“你才二十干嘛急着结婚?”

慕清歌支支吾吾解释说:“我家里催婚!他们想把我嫁给糟老头子!那我还不如嫁给你,至少……至少你长得挺帅!”

裴少卿失笑,只觉慕清歌脸更红了。

慕清歌像是怕错过这难得的机会,生怕裴少卿不答应,又急忙说:“反正你也不想结婚,我也不想,咱们就当帮彼此一个忙,结婚之后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我很独立也不粘人,更不会分你的财产,你要是不放心,咱们现在立字据也行!”

裴少卿没有回答,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一边拨电话一边往窗边走。

慕清歌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这是干还是不干?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难道是嫌弃她胸小?

她撵过去准备再为自己争取一下的时候,裴少卿挂了电话。

一扭头就看见她站在身后,裴少卿略微愣怔了一下,然后说:“你在这等着,一会造型师就过来了。”

慕清歌:“诶?”

裴少卿抬起手看了看腕表:“你还有半个小时。”

说完,裴少卿径直走了出去。

慕清歌愣愣站在化妆间,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这是“求婚”成功了?


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疼痛很清晰。

她不是在做梦。

早上意外从爸妈口中得知她暗恋多年还没来得及追的男神今天结婚,她心如刀绞后悔莫及,来的路上一直都是一脸“男神结婚了新娘不是我”的愁容。

这反转来得也太刺激了。

化妆团队来了之后,慕清歌只提了一个要求:“麻烦把裙子勒紧一点,要让我看起来特别有事业。”

婚纱挑的是一字肩款式的,隐约露肩,秀气中带着一点小性感。

裴少卿再次折回的时候,看到穿着精心打扮之后的慕清歌,眼底悄无声息的划过一抹惊艳。

“走。”裴少卿言简意赅。

慕清歌看了一眼他曲起的臂弯,笑眯眯的将手挽上去。

跟在他身旁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时候,激动、紧张、兴奋……她不知道用什么心情来形容这疯狂的一切。

脑子空白,听不见周围闹哄哄的在议论什么,也不敢去看老爸老妈所在的方向,只是目视前方跟着裴少卿沿着玫瑰花瓣铺成的道路走上宣誓台。

慕清歌不知道这样的冲动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她只知道那句“我愿意”说出口的时候,她如愿以偿嫁给了她心爱的男人。

#裴三少婚礼现场直播#

#裴少卿#

#妈妈,我失恋了#

占据前三的话题,突然被“#劲爆!裴夫人临时换人#”所替代。

立马就有媒体挖出了慕清歌的背景。

慕家拥有在全球排名前十的牧场和葡萄酒庄园,出口世界各地,算得上是富甲一方,却相当低调。

慕家七个孩子,阳盛阴衰就慕清歌这么一个女孩,排名老幺,可以说是全家捧在手心里的一块宝贝。

这样一个隐藏富二代美少女嫁给了万千女人青睐的裴少卿,没人敢说一句不配。

在大家都感慨羡慕这桩婚事的时候,慕家人不干了,当然,“慕家人”里面不包含慕清歌。

婚礼仪式结束后,场后的休息室里。

“简直胡闹!婚姻岂是儿戏?!”面对老爸慕耀山的指责,慕清歌只是站在裴少卿身边,低头不语。

慕耀山:“趁现在大家都还没走,赶紧出去把事情解释清楚,贪玩也不是你这么玩的!”

慕清歌:“老爸我没玩,我认真的!”

何青莲急忙圆场:“亲家,我知道事情有些突然没能和你们商量,但我觉得咱们少卿和小意挺合适的,况且咱们两家也是这么久的合伙人了,现在正好亲上加亲啊。”

慕清歌狂点头。

慕耀山替自己的宝贝女儿着急:“小意才刚满二十,大学还有两年才毕业呢!”

何青莲:“没关系,我们少卿上学那会可是学霸,前段时间还去大学开过讲座,正好可以辅导小意学习,我觉得挺好的,对吧亲家母。”

叶祖惠温婉的笑着说:“我知道少卿是好孩子,可是我们小意年纪还小,我们没打算让她这么早结婚。”

慕清歌急忙说:“妈我不小了,法定结婚年龄就是二十!”

也意识到自己先前跟裴少卿说家里逼婚的谎言被拆穿了,心虚的偷瞄了一眼裴少卿,只见他镇定淡然,似笑非笑,不言不语,站得笔挺。

“亲家,今天也来了不少媒体,这会消息估计已经传遍了,我看这也是他们两个年轻人自己的意思,咱们就不要干涉,祝福他们就好了。”

慕清歌暗戳戳的点头。

慕耀山伸手一把将她从裴少卿身边拉过来:“回去再收拾你!”

“要不今天就先这样,明天一早我再带少卿登门拜访,就当提亲,彩礼钱该拿还得拿,把程序走一走这事就算这么定了。”何青莲笑得合不拢嘴,显然对慕清歌很满意。

或者准确的说是对慕家很满意。

相比那个逃婚的挂牌千金,慕清歌能嫁给裴少卿,雪中送炭不说,简直就是捡了一个大宝贝。


慕清歌被爸妈从婚礼上带走了,大婚之日没有洞房花烛就算了,回家还得挨批斗。

大哥淡淡的惊讶:“小意结婚了?”

二哥略显震惊:“嫁给谁了?!”

三哥不太相信:“开玩笑的吧?”

四哥故作多愁善感:“哎,小妹长大了终究是留不住啊。”

五哥一言未发。

老六:“她结婚?她结哪门子婚?就她那臭德行谁敢娶她那都是壮士!反正我是不信,肯定又是她耍的什么鬼把戏,你们都被她耍了!”

这是几位老哥在电话里得知慕清歌结婚消息时的反应。

随后,名为“吉祥九宝”的微信群炸开了锅。

议论中心自然是慕清歌这突然的婚姻。

被几个哥哥轮番轰炸,慕清歌感觉自己有点招架不住了。

慕耀山拿着手机看了几则新闻之后,站起身冲坐在客厅沙发的慕清歌说:“事情已经闹得满城皆知,自己惹出来的事让自己去承担后果!”

慕清歌自信满满的说:“老爸我会对他负责的!”

慕耀山恨铁不成钢的瞪她一眼,气得转身上楼。

夜色酒吧。

黑夜中依旧璀璨热闹的地方。

“卿,你怎么来了?”酒吧的老板是一位看上去和裴少卿年龄相仿的男子。

见到裴少卿这个点出现了,房间里吃喝玩乐的兄弟们顿时都静了下来。

一个衬衫半开满嘴酒气的小伙子谄媚的笑着,调侃说:“卿爷,你这大喜之日不洞房花烛怎么一个人跑这来了?”

裴少卿扫了一眼那些个衣着性感的女郎,小伙子立马会意,一边扣好自己的衬衣一边赶人:“你们都出去出去,钱不会少你们的赶紧走,我们卿爷不喜欢胭脂粉味。”

大伙都知道,裴少卿不是贪色之人,他自己不好这口就算了,还不准别人在他眼皮子地下暧昧,他说看了觉得恶心。

“卿,喝什么?”

裴少卿在沙发上坐下,这才开口:“招牌夜色。”

“卿爷,大婚之日心情不好啊?喝这么烈的酒。”

“是啊卿爷,怎么不把嫂子带来大伙认识认识?”

老板倒来酒递到裴少卿手中,说:“卿家里的情况你们也清楚,估计连他自己都不认识他娶的那个女人。”

裴少卿的一位得力助手说:“唉,我说老爷子也真是,选继承人就选继承人,还非得要求结婚才有资格参选,这是哪门子道理?”

老板笑了笑说:“老爷子是明白人,要不逼着卿把家成了,以卿的性子以后定是个老光棍。”

裴少卿这才悠悠出声:“等我孩子叫会你们叔叔了,再看看到时候谁还是老光棍。”

“孩子?卿爷你还认了真啊?这婚不是随便结的吗?说句不好听的,等老爷子走了,这婚你说离不也就离了,孩子什么的没必要吧?”

裴少卿挑挑眉梢:“为什么不能认真?”

“不是啊卿爷……你这条件,这么随随便便把婚结了太可惜了!简直暴殄天物啊!”

老板笑说:“肯定是那小姑娘入了卿的眼了,让卿一见倾心了。”

“真的啊卿爷?得多漂亮才能入您的眼啊?改天有时间带出来大伙瞧瞧呗!”

裴少卿轻轻晃动着手里的酒杯,微微蹙眉像是在用心品酒又像是在认真思考,淡淡说:“漂亮倒算不上多漂亮,就是有点……”

大伙好奇的目光全看着他。

见他又斟酌了两秒,嘴里吐出两个字:“可爱。”

于是弟兄们之间开始流传着一个信息:卿爷是个萝莉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