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都市最强医神

都市最强医神

流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霄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平凡青年,他对女友痴心一片,换来的却是嫌弃和背叛。女友跟富二代走到一起之后,他的人生走进了谷底。最是绝望无助时,秦霄的一枚祖传玉佩显灵,赐予他逆天奇遇,从此,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青年,踏上逆袭人生之路。

主角:秦霄,柳琳琳   更新:2022-07-15 23: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霄,柳琳琳 的女频言情小说《都市最强医神》,由网络作家“流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霄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平凡青年,他对女友痴心一片,换来的却是嫌弃和背叛。女友跟富二代走到一起之后,他的人生走进了谷底。最是绝望无助时,秦霄的一枚祖传玉佩显灵,赐予他逆天奇遇,从此,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青年,踏上逆袭人生之路。

《都市最强医神》精彩片段

站在夫妻咖啡馆门口,秦霄现在心情很是激动。

因为,与他分离了两个月的漂亮女朋友,柳琳琳,今天就要从外地回来了。并且,柳琳琳刚刚还跟他打电话,告诉他,约在这个无比暧昧的地方见面。

“琳琳是准备一回来就和我订婚吗?”秦霄欣喜地想着。

不由地,秦霄立即从怀中掏出了刚买的金戒指。

这个金戒指,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足足两万块!

秦霄才刚大学毕业不久,目前只是仁和医院的实习生,一个月只有几千块钱。但是,秦霄并没有半分心疼。

柳琳琳是他从大一就开始交往的女朋友,两人一直相互鼓励,为未来奋斗!

只要能够让柳琳琳开心,那就值得!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豪华跑车忽然在秦霄的旁边停住。

秦霄抬起眼睛,好奇地往豪华跑车内扫了一眼!

然而,就是这一眼,秦霄脸庞上的欣喜激动,刹那间凝固了起来。

下一刻,一个曼妙的漂亮女人倩影,打开车门走了出来。

“秦霄,好久不见,你最近,还好吗?”女人望着秦霄,眼神五味杂陈,语气带着微微的愧疚之意。

“琳,琳琳!真的是你!”

熟悉的清香伴随着浓浓的名贵香水味,扑鼻而来,秦霄眼眸瞪大,怔怔地看着眼前这打扮得无比高贵风雅的女人,一脸难以置信。

“琳琳?呵,穷小子,你就是琳琳的前男友吧,我正式告诉你,琳琳已经答应了与我沈君文订婚,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你最好注意一点你的称呼!”

伴随着冷笑高傲的声音响起,跑车的主人,一个全身名牌的阴柔青年,走了出来,而后,一把揽住柳琳琳的纤细腰肢,鄙视地看向秦霄,出声警告道。

“前男友?还答应跟这个男人订婚?”秦霄愣了愣,恍惚摇着头,猛地,额头青筋暴起,眼睛看着柳琳琳,控制不住地吼道:“琳琳!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听着秦霄这般的失态怒声质问,柳琳琳顿时一阵心虚,美眸躲闪,不敢看着秦霄,只是低声地开口道:“秦霄,你冷静一点,我们都是成年人,走上社会了,爱情是不能当饭吃的,曾经,我也幻想过,和你一起奋斗,一起,创造美好的未来。”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你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没有半点背景,跟着你,我实在看不到可以成为上等人的希望,所以,所以……”

柳琳琳说到这,已经说不下去了,秦霄是她的初恋,一直以来,也对她付出一切的疼爱,她实在是,不想主动把话说得太过。

“所以你认识了这个富二代后,就立刻把我们四年的点点滴滴,全部抹掉!背叛我!让我成为过去,然后转眼跟了这个富二代!还跟他订婚!!”

“两个月!才不过两个月而已啊!!”

秦霄怒吼着,陡然,他疯狂癫笑了起来,“哈哈……没想到!没想到我秦霄!也会瞎了狗眼!看上一个薄情寡义的女人!”

“柳琳琳!”蓦地,秦霄收起笑容,眼神凝住,盯着柳琳琳,一字一句道:“这是我原本想送给你的戒指……”

秦霄说着,那个金戒指忽然放到了柳琳琳眼前。

“你……”

柳琳琳原本还为秦霄那句“瞎了狗眼,看上一个薄情寡义的女人”而感到一阵不舒服和对秦霄的微微厌恶。

不过,当她看到那金戒指,顿时,娇躯不易察觉地一颤,心中瞬间被无穷的感动和酸楚充斥。

她是个识货的人,这个金戒指,她一看,便知道其价值起码在一万八以上!

可秦霄明明才刚大学毕业没几个月,他的积蓄,加上这几年的省吃俭用,恐怕也就只有两万左右。

但现在,秦霄却依然把它买了过来,准备送给她!

秦霄从来都是那么地,付出一切爱她!没有变过半分!

柳琳琳贝齿轻咬着红唇,想到这里,各种情绪纷至沓来,忽地,她有些恍惚了!抛弃秦霄,真的不会后悔吗?

秦霄这么对她好的男人,世界上恐怕不会再有第二个了!

而这时,秦霄的声音再次响起。

“它代表着我对你所有的情意,不过如今,你受不起!我秦霄,虽然现在穷,但是,应该有的傲气,骨气,我还是有的!”

秦霄话到这里,猛然,手掌一甩,那花光他所有积蓄买的金戒指,瞬间飞出,掉落在地上,而后,正好滚落进了下水道的沟渠里,淹没不见。

“从现在开始,你我之间,便是路人。”

话音落下,秦霄身形一转,不再留恋柳琳琳,立刻选择离开。

“秦霄!你给我站住!”

不知为何,在看到秦霄彻底绝情,把戒指扔掉的时候,柳琳琳发现,她的心,竟是那么地痛!仿佛被针扎一般!

明明,自己已经选择了虚荣,为什么,还会那么地留恋爱情!

玉手紧紧攒起,指甲刺进掌心,鲜血溢出,柳琳琳浑然不觉,只是,忍不住放声地嘶喊道。

不过可惜,秦霄仿若未闻,只是留给柳琳琳一个不断远去的孤傲背影。

“秦霄!你听到了没有!我让你站住啊!你不能对我这么绝情!”

泪水肆意地从美眸中洒出,柳琳琳蹲下身子,当即,痛哭了起来。

而一旁的沈君文,见着柳琳琳这般模样,明明已经答应了和自己订婚,还对秦霄如此余情未了。

顿时,沈君文的脸色就是阴沉了起来。

本来,他就还没有碰过柳琳琳的身子,就连接吻,柳琳琳都一直抗拒,没有让他得逞过半次。

这,已经让他心中很是疙瘩不爽了!

不知道柳琳琳还是不是完璧之身。

而现在,特么地!连心灵上,都还让那个穷小子占据得满满的!

沈君文愈想愈是脸色阴沉。

下一刻!沈君文终于忍不住,拳头紧握,踱步朝着秦霄阴沉追去。

“你这个穷小子,敢把我沈君文的未婚妻弄哭!”

沈君文随便说出一个借口,追上秦霄,就是一拳狠狠地朝秦霄脑袋砸去。

“恩?”

秦霄听见声音,刚回头。

就是“砰”的一声!

鼻子结结实实地被沈君文打中一拳!

“咳咳……”鲜血立刻喷洒而出,秦霄捂着鼻子,神智一阵发懵,“你!你竟敢当众打人?!”

“哼!你这个穷小子,打你也是白打!你又能怎样?”沈君文冷哼一声,话音落下,直接又要给秦霄一拳。

不过就在这时。

柳琳琳已然发现秦霄竟然被沈君文打得流血了!

“不!不要打他!”

柳琳琳嘶叫一声,当即发了疯似的冲向秦霄,而后,一把紧紧将秦霄抱入怀里,看向沈君文,哀求道:“君文,我求求你,不要再打秦霄了,我知道,你现在心中很不舒服,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在我们结婚之前,我一定会把秦霄给完完全全忘掉的,而且,秦霄没有和我走出最后一步。”

听见柳琳琳这番话,沈君文收起拳头,立马就是笑了,一脸得意的笑了。

“哈哈……既然这样,穷小子,算你走运,靠女人,保住了自己一次。”

沈君文看蚂蚁一般地,鄙视地看了秦霄一眼。而后,便是回往自己的豪华轿车,“琳琳,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我不想再看到你和这穷小子有任何纠缠。”

“秦霄,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啊?”看着沈君文离开后,柳琳琳立刻美眸担忧地看着怀里满脸血迹的秦霄。

“你走开,我秦霄不需要你来关心我!”秦霄神智清醒过来,当即便是冷漠地推开柳琳琳。

“沈君文!今日羞辱之仇!我秦霄绝不会忘记!”秦霄狠咬着牙齿,看了沈君文一眼,而后,一个人踉跄地朝着自己的家回去。

“秦霄!你为什么这么傲呢!社会是残酷的!你只是个普通人,家里又没钱,又没势,你要是不改改自己的性格,早晚一辈子,都没出息,被别人看不起。”柳琳琳见着秦霄这般冷漠孤傲的举动,当即,就是愤恨地嘶叫道。

“那也与你无关。”

留下最后一句话,秦霄便彻底地消失在了柳琳琳的视线当中。

……

平阳小区,秦霄回到自己租的简陋公寓,连血迹都不愿意去擦,便眼眸无神地蜷缩在了床角。

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了,不需要再去强装坚强。

脸上,写满了无助,迷茫。

忽地,秦霄缓缓取下了戴在脖子上的玉佩。

这块玉佩,是他离开家乡时,爷爷亲自交给他的,还说,只要戴着这块玉佩,就会受天神照顾,早晚有一天,会成为无比出息的人。

“爷爷,孙儿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孙儿连个女朋友都会被别人抢掉,拿什么去成为出息的人啊!”

秦霄声音嘶哑,眼帘低垂,身子一阵又一阵不甘地抽搐。

然而,便在这时,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那块玉佩似乎因为沾了秦霄手上的血迹,陡然,竟是散发出了一道五彩异芒!

而下一刻,那五彩异芒将秦霄笼罩住。

瞬间,秦霄眼前一晃,失去意识,昏到在了床上……


“小家伙,你身为我秦氏族人,傲骨不错,但是,本事太差,现在,我传你两门,我秦氏一族的无上心法,今后,只要你勤加修炼,这凡尘俗世,任你逍遥,叱咤风云!”

“真武诀……此心法共分九层;修炼至第三层,飞花摘叶,皆可伤人;修炼至第六层,御气飞行,不在话下;修炼至第九层大圆满,移山填海,翻手可成。”

“金针刺穴之术……此术法共六式,修炼成第一式,可治天下一切基本疑难杂症……修炼成第六式,死人医活,活人医死,弹指间,金针决人生死。”

第二天早上,当秦霄睁开眼,清醒过来时,他便骇然地发现,他的脑中,不断地回荡着这几段古怪的话语。

“这,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了?为什么我的脑中,会有这些古怪的话语?”

秦霄猛地坐起身来,眉头紧皱,努力回想着昨晚的事情。

“对了,玉佩!”秦霄陡然想起,昨晚好像是玉佩忽然散发出了一道五彩异芒,然后紧接着,他就昏睡了过去。

目光立即一阵寻找,然而,秦霄却是发现,玉佩竟然平白无故消失了。

“秦氏族人?真武诀?金针刺穴之术?”

秦霄脸色凝重下来,眼眸转了转,嘴中不由喃喃了几句脑中回荡的话语。

“难道,我是获得了奇遇?可是,这种事情,不是只有在小说中,才可能会发生的吗?现实中,怎么可能……”

秦霄的眼中,充满了各种疑问。

不过旋即,秦霄陡然晃了晃头,“想这么多干嘛,到底是不是获得了奇遇,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吗?”

不再有丝毫的犹豫,秦霄立刻闭目盘坐起来。

紧接着,秦霄便是首先按照那真武诀的心法,修炼了起来。

而只是下一刻!

秦霄才刚运转真武诀的心法。

陡然!秦霄竟是感觉到自己的丹田中,出现了一丝气感!

旋即,那丝气感,立刻开始游走他全身的筋脉。

一个大周天!

两个大周天!

……

十个大周天!

就在那丝气感在秦霄全身的筋脉游走了大个大周天后!

这时!

嗡!

一道不知从身体何处传来的,好似冲破障壁的声音响起。

霎时间!秦霄竟是感觉到自己全身的力量,瞬间增加了十倍不止!

“难道,那真武诀真的是一门强悍的无上心法?!”心脏跳动越来越剧烈,秦霄身体激动地微微颤抖。

不过,感觉有时候也是会骗人的!眼见为实!

秦霄压制着情绪,睁开眼眸。

右手立刻紧握成拳。

一阵“啪啪啪”骨骼响声伴随传出。

秦霄猛地一拳凌空全力打出!

轰!

仿若气爆的声音当即响起!

同时,秦霄面前不远处,书架上的一盏台灯,立刻犹如被东西砸中一般。

“砰”的一声!当下,就是掉落在了地上!

“这……”秦霄嘴巴张大,怔怔地看着那掉落在地上的台灯,一脸如同见了鬼一般,想说什么,却又在吐出一个字后,便什么也说不出来。

“那真武诀,不是骗人的!我秦霄,当真,获得了奇遇!”

终于,在愣了半晌后,秦霄嘴中吐出了这句,无比肯定的话语。

而下一刻,秦霄脸上再无半点无助迷茫,嘴角开始缓缓上扬,情不自禁的畅快笑声,当即在简陋房间中,毫无预兆地轰然传出,“哈哈……哈哈哈……”

随后,笑声变成大笑,狂笑,癫狂地笑……

……

“恩?秦霄!你不是昨天请假,去陪外地回来的女朋友了吗?怎么今天就来医院上班了?”

仁和医院门口。一个时尚靓丽的女孩,名叫刘诗雨,乃是仁和医院的护士,她刚刚到达,便是正好碰见来上班的秦霄,当即,她不禁奇怪道。

“陪女朋友?我倒是想啊,不过我现在是个单身汪,就只能来上班,好好工作喽。”

秦霄顿了顿身形,看向刘诗雨,笑了笑,十分自然地出声回答道。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他秦霄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男人,他一点也不想去缅怀逝去的感情,那是懦夫的表现!

何况,如今他获得了不可思议的奇遇!

任我逍遥!叱咤风云!

对今后的人生,秦霄充满了信心和期待!

刘诗雨听着秦霄的回答,立刻就是明白秦霄应该是跟女朋友分手了,而且,肯定是秦霄被甩的。

因为她以前每次和秦霄聊天时,秦霄只要一提到女朋友,立即,眼中就会充斥着满满的爱意。

没想到如今……唉,真不知道秦霄那个前女友的眼睛,是怎么长的?秦霄这么一个工作努力积极,长相又清秀阳光的好男人,竟然都能狠心甩掉!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那她刘诗雨,不就有机会了吗?

刘诗雨想到这,霎时间,俏脸上便是覆盖上了一层羞涩红晕。

“秦霄,你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要找女朋友还不简单吗?把眼光稍稍放开一点,或许,合适的女孩,就在你身边,也说不定啊!”

刘诗雨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虽然羞涩,但还是抬起来,勇敢地看着秦霄说道。

“在我身边,有合适的女孩?”秦霄愣了愣,目光扫了扫四周,陡然,正好一个清洁大妈拿着扫帚从路边走过。

额!

秦霄脸皮一阵抽搐,“我说刘诗雨,不带这样耍人的吧!”

“我……你……你这个猪!笨猪!活该单身汪!”

刘诗雨见着秦霄,连清洁大妈都注意到了,然而,竟然却是把她给忽略了,顿时,刘诗雨就是气得跺了跺脚,脸颊涨红,咬着红唇,娇骂一句,便立刻转身一个人朝着仁和医院里气呼呼走去,不再理会秦霄。

而秦霄望着刘诗雨已然气呼呼远去的倩影,当即,眼中闪过一抹清明,摇头轻笑了笑。

他不又是傻子,刚才刘诗雨变相地表露爱意,他哪里不明白。

只不过,才刚结束一段感情,他想先静一静自己,而且,真武诀和金针刺穴之术的修炼,不能有半点放松。

在这种情况下,他实在是没多少心思和刘诗雨谈恋爱。

当然,以后,那就不知道了。

很快,秦霄便进入了工作岗位,不过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是仁和医院一名地位较高的主治医生,张海山,打过来的。

秦霄被告知,今天仁和医院会调来一名年轻有为的医生,中午的时候,大部分的上班人员,都要去丽峰大酒店,为这个年轻有为的医生,接风洗尘。

而且,他秦霄这个实习生,尤其被要求,一定要低声下气,让那年轻有为的医生,感到舒心。

“要我低声下气去讨好别人?呵,简直是做梦!”

秦霄收起手机,立即不由冷笑着楠楠了句。

现在的他,可是身怀真武诀和金针刺穴之术!别说是一个空降来的有关系的年轻医生!

便是全世界最有名的医生亲自到来,他秦霄,也不屑去搭理!

一个上午平静而过。

中午时分,丽峰大酒店。

此刻,仁和医院大部分的上班人员,几乎全部聚集在这里。

“秦霄,你怎么才来啊,赶紧的,跟我们一起进去!”刘诗雨看着姗姗来迟的秦霄,嘴中说道,立刻上前扯着秦霄往大包厢里走。

“这么急做什么,又不是去面见国家领导。”秦霄摇了摇头,说道。不过,手上却是没有挣扎开刘诗雨,任由她拉着自己快步走向大包厢。

毕竟,刘诗雨心中是紧张自己的,不能做出让人女孩伤心的举动。

“我说诗雨,你也太紧张他了,他一没有背景,二没有钱,性子还傲,这种人是不会有前途的,诗雨,你长得那么漂亮,家里条件又不一般,听雯姐一句劝,离他远一点,你身边的男人,怎么能是这种货色!”

说话的,是刘诗雨的闺蜜兼同事,也是仁和医院的护士,名叫赵雯,长得也颇有几分姿色,算是个美女。此时她走在刘诗雨的旁边,满脸对秦霄毫不掩饰的嫌弃鄙视。

“雯姐,你少说两句,秦霄没你说那么差。”刘诗雨听言,立刻美眸就是佯装生气地瞪了瞪赵雯。

秦霄听到赵雯的嘲讽话语,则是眉头立刻皱了皱。不过,并没有去跟赵雯争论什么。

自己是什么货色,时间,将会给出最好的证明!

而在刘诗雨和赵雯说话间,三个人已然走进了大包厢。

“小秦!你是怎么搞的!现在才到!赶紧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不凡的年轻人,就是新调进我们仁和医院的厉害医生,他的年纪,也就比你大两岁而已,以后,你可得多向他学着点!”

张海山见到秦霄,立刻便是上前把秦霄拉到那个年轻医生面前,郑重说道。

本来,秦霄虽然对那新调进仁和医院的年轻医生不怎么感冒,但,还是决定表现出应有的基本礼貌。

毕竟,咱是一个有素质的人。

不过,当秦霄一眼看见那年轻医生的相貌时,刹那间,什么素质礼仪,全部见鬼去吧!

秦霄盯着那年轻医生,一抹冷笑,立刻在嘴角蔓延了开来。

“呵呵,可真是够巧啊!竟然是你!”

而那年轻医生,见着秦霄,显然也是愣了愣,而旋即,他的脸庞上便是浮现出了毫不掩饰的,高高在上的玩味之意。

“如果我是你,我现在,可笑不出来。”

是的,不用怀疑,这个新调进仁和医院的年轻医生,正是抢了秦霄女朋友的富二代,沈君文!


秦霄和沈君文与有过节!

包厢里的其他所有人,见到此刻眼前这般针尖对麦芒的状况,顿时,他们便是想到了这一点。

“秦霄!你是不是得罪过君文?立刻给君文道歉!”

张海山是个有算计的人,沈君文是新调进仁和医院的年轻医生,谁都猜得到,沈君文的身份背景,肯定不一般。

张海山希望下半生,事业还能再进一步,所以,讨好沈君文,那是必要的。

而现在,秦霄这个仁和医院实习生,竟然跟沈君文有过节!

于是第一时间,张海山便怒声朝着秦霄喝斥道。以命令的语气,要秦霄给沈君文道歉!

“道歉?张海山,你什么都不清楚,就让我给他道歉,凭什么?”秦霄听到张海山不分青红皂白的怒斥话语,顿时,就是眼眸一沉,说道。

“哼!就凭我是仁和医院的主治医生!而你,只是个实习生!”张海山冷哼一声,说道。

一旁的赵雯见着秦霄被怒斥,当下,更是面露嘲讽笑意,落井下石道:“活该!要身份没身份,要钱没钱,还敢那么傲!”

声音无比刺耳!

“雯姐,你太过分了。”刘诗雨看着赵雯不满地说了句,而后,便是走到秦霄面前,小声劝道:“秦霄,你就道一下歉吧,又不会亏什么实际东西。”

“诗雨,你不用劝我,让我秦霄道歉?呵,就他,受得起吗?”秦霄淡淡地冷笑道。

“你……”刘诗雨听到秦霄这番话,顿时,皱了皱柳眉,“秦霄,你真的有些太傲了,社会不是那么好混的。”

刘诗雨话到最后,语气已经对秦霄有些失望了,再不禁看了看人风度翩翩,相貌俊朗的沈君文,刘诗雨忽地发现,秦霄是那么地不起眼。

而且,人沈君文,身份背景,还不一般!

刘诗雨越是对比,就越是觉得,秦霄在她心目中的好形象,在不断坍塌。

“或许,雯姐说得是对的,我不应该那么亲近秦霄,他,还远远配不上我。”刘诗雨抿着嘴唇,心中响起了一道声音。

没有再去看秦霄,刘诗雨摇着头,走回到赵雯的身边,而后,美眸眨也不眨,注视着沈君文。

这种年轻有为的男人,才是她刘诗雨应该追求的目标。

“原来,你也只是个世俗女人。”秦霄眼角余光看了看刘诗雨现在的样子,而后,心下微微生出一丝落寞地自语道。

不过,那丝落寞,转眼即逝。

不合适的人,早点看清,也好。

而这时。

“穷小子,你斗不过我的,还是老老实实在所有人面前,给我低头道个歉,或许我一高兴,就不跟你计较,你曾经是琳琳男朋友的事,还让你在仁和医院转正,以后好好地当我沈君文的一条狗,混饭吃。”

沈君文玩味地看着秦霄,忽地上前一步,表面上好似不怎么计较以往的事情,风度翩翩地拍着秦霄的肩膀,实则,却是在用只有秦霄听得到的声音,阴笑出声道。

说完,沈君文立刻身形后退,无比潇洒地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脸上泛起春风一般的温和笑容。

这般姿态,这般举动,令得那赵雯,当即就是忍不住爱慕称赞道:“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啊!”

而刘诗雨,也是眨也不眨地望着沈君文,美眸不断闪烁出异彩,同时,愈发觉得,秦霄,真是一个不入流的差劲男人。

“秦霄!你还顿在那干什么?你以为君文大度,不跟你计较,你就可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吗?赶紧给君文道歉,否则,下个月你就可以从仁和医院滚蛋,不要再来上班了!”

这个时候,张海山又是朝着秦霄冷声斥道。

秦霄闻言,不由淡淡地看向张海山,“你还真是拍马屁拍得尽心啊。”

秦霄说着,不等张海山发怒,便又立即看向沈君文,轻笑了笑,无比风轻云淡地说道:“沈君文,我说,你有必要装得那么有男人魅力吗?就算,你把仁和医院里的所有美女全部给迷住,那又有什么用?只能看,不能吃,你不觉得这样,其实更痛苦吗?”

“你什么意思?到底想说什么?”

沈君文陡然听见秦霄这番话,当即,他身体微微一震,眼中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自卑慌张。

“呵呵,还能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你身怀暗疾,不具备男人的基本能力吗?”

秦霄淡笑了笑,一字一句地,出声说道。

是的,秦霄自从今天早上修炼了真武诀和金针刺穴之术后,虽然真武诀只是修炼成了第一层,金针刺穴之术也只领会了第一式。

但,秦霄就已经发觉到,他竟然拥有了,只用眼睛,便能看出一个人身体状况的能力。

秦霄刚刚进包厢之时,一眼看见沈君文,便就已经发现,沈君文身患暗疾,不具备男人的基本能力!

而这,也正是为什么柳琳琳都答应了沈君文和他订婚,到现在,也还能保持着完璧之身的原因。

不是柳琳琳的抗拒过于严重,而是,沈君文根本就没有真正去强迫过柳琳琳!

否则的话,柳琳琳一个弱女子,若是沈君文真的想得到她,那柳琳琳就是拼命,也无济于事啊。

话说回来,秦霄这话语一出。

顿时,包厢里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豁然转移,聚集到了沈君文的身上。

“这,这应该不是真的吧?一个看起来这么俊朗的男人,竟然……”

包厢角落中,一个难以置信的女声,细微响起。

“我看,这倒很有可能是真的,你瞧,那秦霄都这么说了,沈君文竟然反驳都没有反驳一句,只是愣在原地,话都说不出来。”另一个声音,又是响起,接话道。

而这两道声音,无疑,几乎是在场所有人的心里想法。

此刻,那赵雯的表情,仿佛吃了苍蝇一般地难看,之前,她还无比爱慕崇拜沈君文,称赞沈君文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可现在……

而刘诗雨,更是俏脸一阵莫名地尴尬羞耻……

“不,不可能!你才跟我见我两次面,你是怎么知道我身怀暗疾的!”

沈君文回过神来,当即,立刻如炸毛了一般地跳了起来,失态地朝秦霄疯狂吼道。

“我要杀了你!”

沈君文疯狂怒吼声落下,右拳瞬间紧握,带起一阵破风声,就是朝着秦霄的太阳穴,狠狠砸去!

“杀我?凭你,还没那个本事。”

秦霄依旧风轻云淡,在周围人一众惊恐的目光下,一个鞭腿,闪电踢出!

砰!

闷哼声当即响起!只见沈君文的腹部正中秦霄一腿!

“咳咳……”

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沈君文捂着腹部,疼痛得身体抽搐,当下,就是跪倒在了地上。

“小秦!你这是干什么?故意行凶,想谋害君文的性命吗?”

那张海山见着秦霄竟是一腿把沈君文踢得吐血,顿时,他脑中生出一个毒计,便是放声冷厉道。

“故意行凶?谋害沈君文性命?人秦霄明明是正当防卫啊!”

“这张海山也是当真无耻不要脸啊!为了巴结讨好沈君文,直接就是睁眼说瞎话,诬陷秦霄!”

一众仁和医院其他人员,陡然听见张海山这话,心中立即不由对张海山暗骂道。

当然,虽然大家心中都看得透,但是嘴上,却没有一个人说。

在仁和医院,张海山职位高,官大一级压死人,没人想被张海山记恨住。

而张海山也正是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诬陷秦霄。

“张海山!做人不能没下限到这种地步,小心会有报应的!”秦霄脸色阴沉下来,看着张海山说道。

“没下限?哼!你才是没下限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敢故意行凶,意图谋害君文的性命!”张海山冷哼一声,立刻走到沈君文身边,将沈君文扶起,“君文,你感觉怎么样?只要你想报警把这秦霄抓进牢房,让他关上几年,我一定给你做证人!”

“咳咳……”沈君文挣扎着站起身来,眼睛毒戾地盯着秦霄,“秦霄!你这个穷小子!连我沈君文也敢得罪,我一定会让你为今天的事,后悔一辈子!”

张海山听见沈君文这话,立即便是心领神会,拿出手机,就是准备拨打号码给当地警察局!

而秦霄见到张海山和沈君文如此明目张胆地联合陷害自己,并且,周围的同事,没有一个人出来为自己说句公道话。

顿时,秦霄心下一寒,“难道,自己真的就要这样被诬陷抓入警局去坐牢吗?”

“不,绝不!我现在已经拥有了真武诀和金针刺穴之术,只要再给我一段安宁的时间,我就能在这凡尘俗世中,大展宏图,我怎么可能甘心被抓去坐牢!”

秦霄想到这,顿时一咬牙,眼中生出狠意!

没有办法的办法!他只能先把在场所有人打昏,然后立即逃亡!躲到深山里面去隐居!

不过就在这时,张海山号码还没拨出去,他的电话却是提前响了。

“喂,什么事?”

“什么?有急诊病人,性命垂危?还治不好要把仁和医院砸了?让动手术的医生一起去死?”

张海山接完电话,脸色瞬间就是无比难看了起来。

他是仁和医院的主治医生,做手术的任务,毫无疑问就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本来失败与否,都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他只是一个医生,又不是神明,怎么可能谁都救得活!

可问题是,现在这个病人,好像身份背景极其不一般,若是失败,那就要去陪葬!这……这种情况下,他还怎么敢去做手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