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蛇魇

蛇魇

认真养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新生儿的诞生,原本应该是一件喜事,可宋优优的到来却带走了两条人命!她出生的那一天,村子里出现无数大大小小的蛇,当天晚上,爷爷奶奶不知所踪,最后被人在后山找到。二老的尸体已经僵硬,现场惨不忍睹!后来父亲将一枚蛇形戒指戴在了宋优优的身上,一家三口搬离村子。在她十八岁那一年,厄运再次找上门……

主角:宋优优,青魇   更新:2022-07-15 23: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优优,青魇 的女频言情小说《蛇魇》,由网络作家“认真养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新生儿的诞生,原本应该是一件喜事,可宋优优的到来却带走了两条人命!她出生的那一天,村子里出现无数大大小小的蛇,当天晚上,爷爷奶奶不知所踪,最后被人在后山找到。二老的尸体已经僵硬,现场惨不忍睹!后来父亲将一枚蛇形戒指戴在了宋优优的身上,一家三口搬离村子。在她十八岁那一年,厄运再次找上门……

《蛇魇》精彩片段

我出生那天夜里,我家就出了事。

以往罕见蛇的我们村,在那天突然出现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蛇。

蛇盘亘在我家四周,爬满了院子,赶都赶不走。

当天晚上,我爷爷奶奶就失踪了。

村里有好心人,陪着我爸一路找人,后来在后山上找到了。

可那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找到的是两具尸体,和两张完整剥下的人皮。

人皮就挂在旁边的树上,随风摇曳,散发着一股浓重的腥甜。

找到尸体的时候,无数条蛇盘在挂着人皮的树上,丝丝地吐着信子,像是在炫耀战利品。

据我妈说,那天我爸回家的时候,脸色惨白,嘴里一直重复着两个字:报应。

我爸回家以后,就一头扎进我爷爷的房间,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蛇形的戒指。

他让我妈找了根红绳,再三叮嘱一定要让我贴身带着这枚戒指。

再后来,他就再也没提过爷爷奶奶的事,而是带着我跟我妈搬到了城里。

十八岁以前,我一直平安无事,可自从十八岁生日那天起,一切都变了。

我开始频繁的做一个梦。

梦里,一条通体碧绿的蛇缠绕在我身上,滑腻的信子吐在我的皮肤上,它不咬我,就只是紧紧地缠着。

只要做过这个梦,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身上一定会留有蛇鳞的印子。

可这件事我不敢说,在我家有个禁忌,就是禁止提蛇。

那个梦做了大概一个月,内容又变了。

缠着我的蛇,变成了一个男人。

起初男人的面容很模糊,后来越来越清晰。

那男人很好看,一双桃花眼好看到妖异,两片薄唇轻轻贴在我的身上,滑过之处,都带着一股诡异的冰凉。

“优优。”

他喊着我的名字,纤长的手指划过我的脖颈。

“我马上就来接你了……”

他的手抚过那枚蛇形戒指,指尖沁着一股子寒意。

“你是我的……”

他抱住我,越来越紧……

大汗淋漓,我从梦中惊醒。

冲到镜子面前,一个清晰的吻痕出现在我的锁骨上。

我浑身发凉,梦里的一切又浮现在眼前。

砰砰砰!

敲门声吓了我一跳。

我妈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优优,请两天假,你二爷爷出事了。”

一听到二爷爷出事,我顾不得别的了,赶紧换上衣服。

二爷爷是我爷爷的亲弟弟,一辈子未娶。

在我记忆里,他是个沉默寡言的老头,跟我没什么交集,但他毕竟是我爷爷唯一的弟弟,听到他出事,我家还是赶了回去。

回到老房子的时候,二爷爷已经咽气了。

帮着办白事的是村长,看我们回来,他往屋里做了个手势,“亲人再去见个最后一面吧。”

最后一面,就是见尸体了。

老实说我有点害怕,毕竟是没什么感情的人。

老房子屋里很暗,帮忙的人都在院子里,二爷爷躺在床上。

毕竟是自己亲叔叔,我爸掉了几滴眼泪,我妈在旁边劝他,我则老老实实站在一旁。

我不太敢看尸体,就低头盯着自己的鞋。

吧嗒。

一滴液体砸在我的鞋子上,黑红黑红。

吧嗒,又一滴。

我心头一跳,顺着滴答下来的方向看过去,顿时忍不住尖叫着后退!


二爷爷刚才还闭着眼睛,这会儿两只眼睛却睁地圆圆的。

黑红色的血从他的五官溢出来,滴滴答答流到床下,聚成了一滩。

我从来都不知道死人也可以流这么多血!

我妈让我撞了一下,赶紧扶住我,“怎么回事?!”

“血,有血!”

我头都不敢抬,颤颤巍巍地指过去。

可我听到的却是:“哪有血?”

那么多难道他们看不到吗?!

那地上全是血啊!

我硬着头皮看过去,这一看我又愣了。

二爷爷的脸上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我还惊魂未定,民二婶进来了,她一见我,先是呆了一下,然后抿紧嘴唇走到我爸眼前。

“不是说了有白事别让她回来吗!”

这个“她”,指的应该就是我。

“优优,你过来。”民二婶把我拉过去,往我手心里塞了一样东西。

是一个折成三角形的符咒。

我看不懂这东西,就知道露出来的一点,有点像蛇弯弯曲曲的身子。

“拿好它,回家之前千万别弄丢它,记住了吗?”

民二婶表情很严肃,我不敢不点头。

我想再问什么,可民二婶明显不愿意告诉我。

看她眼神躲避,我也就没再问什么了。

她这才放松了些,“既然回来了,你们又是一家人,今晚就你们守灵吧。”

本来我是不打算守灵的,可我妈得守灵,我自己一个人实在不敢待着,只能壮着胆子跟他们一起守灵。

满屋子都是纸钱烧化的味道,棺材闭得紧紧的,屋里只有我们一家三口。

眼看着到了十二点,我爸突然打了个哆嗦。

他说有点冷,要去取件衣服。

我爸出去以后,老半天都没回来。

我妈说要去院里喊他一声,可我妈出去以后,也半天没回来。

屋子里静悄悄的,我越待越害怕。

外面黑漆漆一团,黑的就像眼前摆着的这副棺材。

我实在太困了,就盯着棺材一角出神。

咯……

咯啦……

一丝细微的声音响起。

我心猛地一沉。

那声音越来越大,而且,竟然是从棺材里传出来的!

就像是十指的指甲划在棺材板上似的!

我眼泪都快吓出来了,两腿都麻到站不起来了。

我赶紧对着棺材作揖。

“二爷爷,我没得罪过你,你不要吓我啊……”

但那声音不但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清晰,棺材板也开始咯咯抖动了起来。

我想跑,可我刚站起来,堂屋的门就轰的一声关紧了,任凭我怎么扯也扯不开。

“呵呵。”

一声沉闷又诡异的笑,从我身后响起。

我哆哆嗦嗦别过视线,棺材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了!

二爷爷坐起来了!

他僵直地扭曲着身子,两眼还是一片死相,嘴角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撑了上去。

“呵呵……”

笑声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

我浑身冷汗,攥紧了掌心,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伴随着笑声,一股粘稠的黑血从他嘴里涌了出来,黑血里面,还夹杂了无数密密麻麻扭动着的奇怪虫子。


我腿软了,反手拼命地砸房门。

我突然想起来民二婶给我的那个符咒,手赶紧去掏,可这一掏,竟然掏了个空。

符咒怎么没了?!我脑袋里嗡的一下。

一声轻笑,从我耳旁传来。

一双手从后面绕住了我,把我紧紧拥在怀里。

又是什么人?!

我下意识回头,对上了一双魅惑的桃花眼。

我梦里的那个男人,竟然出现了!

“你、你……”

我吓得结结巴巴。

他的手探进我衣服里,冰凉一片,肆无忌惮的游走在我腰上。

“别,别碰我!”

男人冷冷一挑眉,薄唇噙住我的耳朵。

“你是我的,怎么就碰不得?”

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别样的妖邪,能在瞬间蛊惑人心那种。

我终于吓哭了,一双手胡乱在兜里翻找着。

符咒到底去哪了!

男人似乎看出了我心中所想,懒懒抬起一只手,双指中夹着那枚我怎么也找不到的符咒。

他不屑,“就凭这,也想拦住我?”

他指尖轻轻一弹,一团青色的火焰燃起,我眼睁睁看那符咒被烧成了灰烬。

我彻底怕了,这是个惹不起的啊!

“求求你。”我哆嗦着,“求求你别害我,别害我二爷爷了……”

“你说是我害你们宋家人?”他眉头狠狠一拧,神色变得狠戾。

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手已经钳住了我的下巴,眼底布满了戾气。

“这是你们宋家人应得的!每一个惹到狞蛇咒的人都不见得无辜,包括你,宋优优!”

他的手太用力,我的眼泪又滑了下来。

他冷笑一声,舌尖轻轻舔去我的眼泪。

他的脸贴近过来,声音低沉,“但今天,还不是时候,满月那天,你就是我的了!”

那男人含住我的嘴唇,我只觉得一痛,一丝血腥味在嘴里弥漫开来。

我害怕地闭上眼睛,瑟瑟发抖,突然我只感觉浑身一松,再睁开眼,那男人已经不见了。

血腥味在我嘴里还没有散去,被咬肿的嘴唇提醒着我,刚才不是幻觉。

我又慌忙看向二爷爷的棺材,棺材板的确已经划开了!

“优优,你在这站着干嘛?”

我妈突然出现在了我眼前,但她还没多问我两句,眼睛就瞪大了。

“老公,二叔的棺材怎么开了!”

我爸也冲了进来,他俩小心翼翼靠近棺材,只看了一眼,他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快去找民二婶!”

棺材里,二爷爷的嘴还保持着笑的模样,黑红的血印染了一层棺材底,无数黑色的小虫子,密密麻麻地爬在里面。

民二婶看到这一切,脸色白了白。

“狞蛇咒。”

又是这三个字,狞蛇咒到底是什么?

“民二婶,二叔到底怎么回事?”我爸问。

“你二叔的事好办,反倒是她……”

民二婶眼神复杂地看向了我。

我又一阵腿软,我怎么了?

民二婶叹了口气,“该来的躲不掉,你们现在怕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在我以前住过的房间里,我爸妈一左一右守着我,生怕我出事。

我坐在床上,民二婶站在我眼前,目光凝重,“他来找你了,是不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